崩坏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崩坏
崩坏

十月的欧洲已步入深秋,黄昏时分,金色的残阳照耀着天命总部的浮空岛,

绚烂的火烧云似乎就在不远处,又是美丽而平静一天,浮空岛上忙碌了一天的人

们此时也大多放缓了节奏,享受着夜晚到来前的宁静。

  比安卡·幽兰黛尔·阿塔吉娜却并没有闲暇享受。金发的少女是驻扎在天命

总部的众多女武神之一,本月负责各个空港的巡视任务。虽然年仅14岁,但幽

兰黛尔已是赫赫有名的战士,美丽,认真,优雅而强大,她给人的印象永远完美

可靠。在天命总部里,天赋异禀的优秀人才不胜枚举———但从未有那个女武神

如同她一般坚毅努力,动辄十倍于他人的训练量对于幽兰黛尔来说如同家常便饭,

当其他人还在为通过女武神考核而发愁的时候,幽兰黛尔早已被评定为了「A」

级,并多次成功执行高难度的任务,这般实绩折服了每一个人,大家都都坚信并

期待着少女正式获封为「s」级,然而此时的幽兰黛尔却绝非外人印象中那般完

美沉着。

  「丽塔,丽塔你在哪啊?」平日的巡视任务,自家小队的副官总会贴心的替

自己准备好午饭和晚饭,极大的训练量加上正值青春期发育的身体使得幽兰黛尔

饭量远超常人,然而少女那小小的矜持总是让她不好意思和众人在一起时敞开胃

口吃饱——事实上倘若其他人看到幽兰黛尔吃得那么多身材却越发出落得苗条曼

妙,恐怕少女会引来其他难言的麻烦——丽塔·洛丝薇瑟,自己所在女武神小队

的副官,是少数了解自己真实情况的人之一,少女背景扑朔迷离,没有人知道这

位评级同幽兰黛尔一般都是『『A』』级的女武神为何平日里总是将自己打扮成

女仆的模样,就连和丽塔相识共事多年的幽兰黛尔也觉得她有些神秘,不过她平

日里当真的如同女仆一般整理打点着全队的起居,事无巨细关照着全队的生活,

贴心的替自己准备小灶,这让幽兰黛尔愈发离不开丽塔了。

? ?今日罕见得,丽塔竟是没有和自己打招呼便离去不知所踪,幽兰黛尔便极为

不适应,肚子咕咕咕抗议者,幽兰黛尔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最后一个停机坪

「丽塔……丽塔……唔……从什么时候我是这样依赖她了呢?

? ?两年前丽塔开始给我准备小灶,是什么缘头来着?似乎是我说很羡慕她的身

材?等等,难不成……」幽兰黛尔漫无边际胡思乱想着「难不成这几年我的发育

全是托丽塔的独门小灶的福?说起来丽塔的饭吃起来确实很容易饱却不会发胖

……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长成丽塔那样的身材呢?呜呜,别说两年前了,就是现

在我也很羡慕她啊,那双腿… …」

? ?幽兰黛尔低头看了看,叹了口气「还有机会……我还年轻,我还有机会……」

就在幽兰黛尔抬头之际,眼角突然瞥过了一丝不和谐的影子,停机坪角落,不自

然的光线折射令她神经一紧,胡思乱想抛到脑后,握住手中的武器,幽兰黛尔

大步走了过去,越是靠近,不协调感就越是严重,当幽兰黛尔走到跟前时,她终

于确认:那是一架开启了低程度光学迷彩的小型运输舰,在天命的众多大型舰队

中,这种小型的运输舰算是常见的搭载于主舰内的工具了,一般情况下用于执行

任务少数女武神小队的运送,虽然只能搭载数人,但运载舰只需一人就能驾驶,

比起需要协调运作巨大的战舰来说,灵活了许多。

? ?打开机坪的反伪装灯,直到运输舰的全貌呈现在幽兰黛尔的面前,少女将其

外表扫描进天命特制的个人终端内,调出数据库比对着「我看看是谁家的运输舰

停在这里,啊,找到了,Helios号小型战舰,隶属于极东支部新锐战舰休

伯利安……休伯利安???」幽兰黛尔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激灵「休伯利安,

休伯利安……那不是『他』被调去负责的战舰么?难道说?」幽兰黛尔蹙眉思考

了半晌,随即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停机坪。

  天命总部实验区某偏僻的实验室内。

  久未有人到访的房间被清洁打扫得干干净净,光滑的地板映出一双踩着高跟

鞋的美腿,身着黑色女仆装连裤袜的灰色短发少女就在实验室内,若是幽兰黛尔

在场,便能一眼认出,这便是自己念念不忘的丽塔·洛丝薇瑟。只是此时的丽塔,

哪里还有平日里温和潇洒的模样,女仆面含春情,依偎在身着制服的年轻男子怀

中,任由他双手游走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我现在该怎么称呼您,『休伯利安的新

任舰长大人』?」男子凑到丽塔耳边,无比熟练的舔弄着女仆的耳垂,柔声道

「叫我舰长就好,好不容易适应了部下们这么称呼我……」「我可不是您的部

下,『舰长』大人,」

? ?丽塔咯咯娇笑道「还是说您打算向总部申请,将我调去极东支部吗?如此一

来您倒是不必每隔三个月就回来找我发泄体内过量的崩坏能了。」

? ? 「我可不觉得你会离开幽兰黛尔身边,那个孩子实在是……」舰长的话还未

说完,丽塔便主动吻上了男人的嘴唇,将后半句两人心照不宣的话压了回去。女

仆主动送上香吻让舰长十分受用,他熟练的伸出手覆上丽塔圆润饱满的胸部,隔

着衣服感受这一只手根本无法掌握的丰硕果实那惊人的弹性,另一只手向丽塔的

下身摸去,隔着细腻的黑色连裤袜,攀上了女仆挺翘娇嫩的白臀。

? ?胸部和臀部都被舰长熟练的揉捏着,丽塔的眸子妩媚得仿佛能渗出水来,她

放开舰长的嘴唇,将敏感的部位凑到舰长的手上方便男人把玩,随后喘着气说道

「您孤身一个人去极东支部上任,举目无亲的话实在是难以掌控大权,若是申请

带上我们,至少可以在那里为您打下根基,您也不用强忍着被崩坏能侵蚀的风险

每隔三个月才回来找我了。」

  「我倒是也不是没有想过申请将你们调入极东支部,不过主教大人将我单独

派去的目的我大概也明白了,倘若如我所猜测的那样,你们去的话会有些不方便

的。更何况幽兰戴尔在的话,有些事……」将手从丽塔女仆装的缝隙伸了进去,

没有了衣服的阻碍,丽塔白皙温润的胸部就落入了舰长的手中,沉甸甸的手感令

舰长兴奋起来,下身不由得撑起了帐篷。

? ?丽塔自觉伸手拉开了舰长的拉链,坚挺的肉棒顿时弹了出来,女仆乖巧的用

手上下撸动着「原来您对幽兰黛尔大人也抱有兽欲吗,真是过分,幽兰黛尔大人

明明才14岁,当初还亲昵的叫您哥哥呢。唔,也对,毕竟舰长大人夺走我的贞

操的时候,我也比幽兰黛尔大人年纪大不了多少。您既然不忌惮对未成年女性出

手的话,极东支部的圣芙蕾雅学院可是绝佳的狩猎场,您不会没有动过心吧?」

? ? 「不要提圣芙蕾雅的女武神学员了,休伯利安上也有人前来实习,不出意外

那三个人日后应该就是分配到我的船上的女武神,不过那三个人才想起来就头痛。」

女仆乖巧的服侍令舰长无比舒爽,他喘着粗气,一边享受一边向丽塔诉苦「一个

白毛笨蛋,来我船上三天,毁了我不知道多少仪器,还老是没大没小瞎嚷嚷;一

个平板幼女,整天面无表情看得人瘮得慌,上船第一天就试图入侵休伯利安的数

据库,要不是被我发现喝止我那些机密研究资料不知道要泄露多少;一个极东人

倒是既温柔礼貌又体贴听话,不过她本人就是半年多前引发第三次崩坏的第三律

者容器,再加上休伯利安的原舰长还在那艘船上服役,以及极东支部负责人也把

休伯利安当成自己的主力战舰,现在我的工作非常难做啊。」

  「明明您开口的话,我就是您的……」丽塔叹了口气 她将舰长推到床上,

跪在男人胯下,双手轻柔地握住坚硬的肉棒「带上我的话,很多问题我都能帮您

解决吧,或许从此以后您还真的能把我调教成您的女仆,让我喊您主人,我可是

很期待舰长大人的表现的。」

? ? 「我对你也算知根知底,多余的话就不必说了。」舰长抚摸着丽塔的头,丽

塔仰起脸看了舰长一眼,自觉中止了话题,女仆低下头,将舰长的肉棒含入口中。

肉棒进入丽塔温暖精致的口腔中,舰长舒服得打了个颤,曾经每晚都有佳人陪伴

共度良宵,如今却是三个月才能尝到肉味,舰长只觉得积攒着难以发泄的欲望终

于找到了突破口。

? ?强硬的扶住丽塔的头,舰长粗暴的耸动着下半身,阴茎肆意侵虐着女仆的小

嘴,丽塔神情恍惚着迎接着男人的施暴,嘴角渗出点点香津,勾勒出一股淫靡的

画卷。

? ? 「唔……要射了……」舰长喘着粗气,抽送了几十下,难忍龟头传来的快感,

男人将阴茎死死抵在丽塔的口中,随着一声低吼,大股白浊的精液射进了丽塔的

嘴里,女仆温顺的蠕动着舌根,带给舰长更深的刺激,良久,男人才将肉棒从丽

塔口中抽出。仿佛是为了取悦舰长,丽塔用伸出指尖,轻轻抵住自己的下巴,朝

舰长露出妩媚的眼神,随着女仆将口中的精液吞下,那修长灵巧的手指从下巴缓

缓滑过白皙的脖颈,滑过深深的乳沟,直抵到小腹,划出一个贴身优美的曲线。

随后指尖又原路返回到嘴角,挑起渗出到嘴角的一丝精液,丽塔吐出舌尖,舔舐

着指尖,直到将精液全部纳入口中。

? ?女仆色气的表演再度勾起了舰长的欲望,才发射没多久的阴茎顿时又挺立起

来,丽塔看到脸前的逸物再度矗立,不由得娇笑「舰长大人,看来您真的很久都

没有碰过女人了,精力真的很充沛呢」

? ?舰长俯下身扶起丽塔,将女仆抱在怀中,下身抵在丽塔穿着黑色半透明的连

裤袜大腿中摩擦着,裤袜细腻的触感险些触发男人还未完全散去的快感,舰长轻

嗅着丽塔的发香平复下心情「这次回来除了报告工作情况和找你定期发泄体内的

崩坏能外,我还接到了一个任务,就是激活并给你家队长调整更换新的圣痕,所

以你明白的吧?」

? ? 「明白,只是发泄崩坏能的话,来上几次就可以了,但要激活圣痕的话,」

丽塔凑到舰长耳边,娇笑道「就算是意识潜入圣痕空间我也不能停下来呢,舰长

大人……您的能力还真是麻烦,不过话虽如此,三个月前您第一次从极东支部回

来找我,当时没有调整圣痕的任务,您不也和我做了整整三晚上么?有没有任务,

又有什么区别呢?」

? ? 「那还不是因为,丽塔你啊,过于迷人了」舰长调笑道「莫说三个月,就是

三个小时见不到,我都会想你想到发疯的,不是有句话说过么,小别胜新婚?」

  「贫嘴,那是形容夫妻的,我可不是舰长大人您的妻子。想来做您的妻子也

是挺头疼的一件事吧,自家丈夫风流成性在外面到处拈花惹草,可没几个女性会

愿意的。」

? ? 「我的这些床伴里,唯有你是最独一无二的,要说我拈花惹草,你可是其中

当仁不让的 花魁啊。不过花魁小姐,您难道会担心别人感受么?」

? ? 「当然不会,日后若您真的结婚了,我就去您家应聘女仆,我很好奇,您能

忍住多久,不和我偷情呢?」

? ? 「那必然是,一刻也难以忍受啊!」

? ?两人这般熟捻的调情,仿佛已经上演了无数次一般。

  嘴上这般说着,两人的身体也没有停下。连裤袜细腻的触感令男人几乎无法

忍受,粗鲁的撕开裤袜,露出丽塔纯白的柔嫩大腿和黑色蕾丝边的内裤,舰长深

吸一口气,将内裤拨在一边,胀大的阴茎毫不犹豫的插入了早已春情泛滥的蜜径。

? ?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一直看上去尚有余裕的丽塔被插入后终于还是漏出了

慌乱难耐的表情,掩着嘴,尽力掩饰自己嘴边露出绝美的呻吟。舰长哪里肯让她

就这般忍下来,隔着内裤抚摸女仆敏感的阴蒂,另一只手强硬的拉开丽塔掩着嘴

的右手,面带征服者的得意气势俯视着女仆,平日给旁人小恶魔一般狡猾印象的

丽塔如今面色潮红,两眼微微向上翻,完全是沉迷于欲情的模样。

? ? 「舰长大人您太狡猾了……」丽塔喘着粗气,目光迷离的注视着将自己抱入

怀中的男子,随着男人强力的抽送,娇躯宛若触电一般抽动着,极致的快感一波

接一波涌动上来。

? ?舰长的性经验丰富,自己也不过是其中一个床伴而已,全身敏感的地方早已

被男人吃透,虽然在侍奉的时候还能占到便宜,一旦进入正戏,自己便只能被吃

的死死的,更何况这个男人体内的崩坏能浓度极高,随时都有被侵蚀转化为崩坏

兽死士的危险,但这也带给了他异常的体力和精力,自己仗着高阶女武神实打实

的身体强度和体力也只能勉强保证自己配合舰长的抽送。

? ?怀中女仆的身体情况舰长了然于胸,自己三个月未尝女色,但丽塔自然也是

没有受到爱慰,比平日里缠得更加紧致的蜜穴令舰长舒爽不已,无需技巧,小别

的二人如今只需要最野蛮的发泄,舰长狠狠抽送着下半身,强硬密集的打桩力度

使得女仆几乎失去的神智。香津顺着嘴角滑落,原本只是微微上翻的眼睛几乎全

面泛白,嫩舌无意识的探出口中,满面都是绝伦的高潮。

? ?随着花心第四次剧烈收紧,舰长终于也忍不住快感,死死抵住丽塔的下体,

粗重的低吼声下,男人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精液灌满女仆的花蕊。

  粗重的喘息声逐渐平复,丽塔一身精致整洁的女仆装早已被弄得凌乱不堪,

精液混合爱液缓缓流了出来,女仆毫不在意的趴在床上,任由舰长从背后解开自

己的衣服,将自己素白美艳的躯体毫无防备的展示在男人面前,随着一声慵懒的

呻吟,丽塔全身都被脱得精光,只留下了带角的发箍以黑色的裤袜。

? ?以舰长的爱好,着衣交合更有一番情趣,但如今是在实验室里而非两人的住

所,已经被撕烂的裤袜暂且不论,总归还是要考虑丽塔离开实验室后衣服上若是

沾上精液该如何处置。

? ?丽塔自然是很快就明白了舰长的想法,女仆轻轻一笑,眼中难言的情绪一闪

而过。隔着身上仅着的裤袜下两瓣白嫩圆润的翘臀夸张的隆起,舰长伸手拍了拍,

一阵令人血脉喷张的臀浪便微微颤抖开来。

? ?丽塔知道舰长的心意,红着脸撑起身子,女仆宛若母狗一般趴在床上,回过

头,俏脸妩媚的看着舰长。无需说明,男人挺起阴茎,两只手抓住发箍上的角,

一用力,再次插入了女仆的蜜径内,两人满意的叹息同时响起,丽塔张开口正要

说些什么调情的话,「嘎——吱——」的巨响蓦然出现,紧闭着的实验室大门缓

缓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