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婆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放荡老婆
放荡老婆





我老婆身高1米64,美丽的脸蛋,身材苗条,屁股肥大而双腿修长,走在 马路上回头率很高,熟人中对她垂涎的人更是大有人在。以前提到过我和老婆性 交时喜欢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有时我扮她老板,有时是她的医生,甚至有时是她 爸爸。每次我幻想自己变成那些人在干着我老婆,我就会特别兴奋。她的刺激当 然就不用说了,每次都很有新鲜感,像真的在跟不同的男人做爱。


一晚我把她脱光之后把灯关了(这样比较容易想象),压在她身上问她想让 我扮谁,她假装想了半天,试探性地问我:“要不你做小林?”


我心里一阵酸涩,小林是老婆的同事,因为我知道这次和平时不同,她是真 的 喜欢小林,想跟他 做爱,而且已经想到足以大起胆子问我的地步。我假装毫 不介地答应,开始按 照平时的步骤在她耳边叙述起一个场景,让她想 像压在她身上的是小林,她渐渐进入状态,兴奋起来。她挣出身子为我口交,我假装小林口吻问她好不好吃,她淫荡地回答说她想舔他的鸡巴很久了。


那天她很浪,我干着她的时候她一直叫着:“林林,肏我!”


很快她就高潮了,高潮时她扭得特别厉害,嘴里大叫:“林林!干我!我爱你!噢!你肏得我好爽!”


我心里有种特别的兴奋,但更多的还是醋意,因为平时她没有这么投入和快乐。我虽然喜欢暴露老婆,甚至对她被别人猥亵奸淫感到无比兴奋,但通常我相信她就是被别人占了肉体上的便宜,她的心总是属于我的。但这次真的不同。她高潮后似乎心存歉疚,主动要求帮我口交让我射在嘴里,为了避免她看出我的心事,我顺从地接受了她的服务。当她沉沉睡去,却不知她老公在身边心事重重。


后来几星期我们有这样玩了几次,我的醋意似乎逐渐淡去,有一天我终于觉得自己想通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我老婆也不是没被别人干过,最重要的还是她继续跟着我,大家一起享受性的乐趣。这样想了之后,我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


一晚我在挑逗我老婆的时候,突然问道:“想不想叫小林来一起玩?”


我老婆听了又惊又喜,却生怕我是在试探她,故作平静地反问道:“你会肯吗?”


我笑着说:“有什么不肯,再说你又这么想。”


我老婆脸一红,抿着嘴直笑却不否认。


我笑道:“看你这骚样,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你有本事勾引他,我就让你得偿夙愿。”


老婆美丽的大眼睛眨眨,有点不放心地道:“真的?”然后又生怕我翻悔似的赶紧道:“我们叫他来家里玩牌好不好?”


我把手一摊:“随便你安排。” 于是老婆给她打了电话,说是要他来打牌。


一个小时后,小林来到了我的家里。我老婆穿了件无肩上装(其实只是块圆 筒型的布,里面有胸垫,连乳罩都不用戴),因为没有肩带,露出一小半的乳房以及肩膀完全暴露,给人把布块整个拉下来的冲动。下身一条迷你裙配高跟鞋,里面没穿内裤。我看着如此暴露的美丽妻子,心里如有一把火在烧,烧得口干舌燥,肉棒硬挺。


此时该死的电话响起。


“老公,电话。”老婆接起电话“喂!哪位?哦,好,我马上来。”原来公司有些问题要我马上回去处理。


“老婆,我去公司一下,晚点回来。”


老婆狡诈的说∶“这么晚了还要去吗?”说着淫荡的笑了一下,我的心里没 来由的颤了一下,无奈的说:“没办法,老板交待,我也不想。”:我说“小林 你坐一下,不要客气。”老婆一会儿要给她肏了可又看不到,真是气愤,只好一 会儿回来再问我那淫荡的老婆了小林是怎么肏她的小穴了。


小林笑道∶“姐夫,放心!你去忙吧!不要管我了。”


开车到路上突然想起忘了一份资料,就回头去拿。到了家门口正要开门时,听到屋内的声音,此时灵机一动,小心的把门打开,客厅没人,只听到书房有声音。我静静的走到书房门口,听我老婆及小林正在聊天。


小林∶“娟姐,怎么看不到那本书?”


老婆∶“哪一本?”


小林∶“就是上次我借给张丽的那本。算了,等张丽回来再说。娟姐,这照片的人是谁?”


此时我偷偷的把房门打开,看见他们正在阅览我和老婆所照的相片。


而小林身体靠得我老婆很近,一只手搂抱着我老婆的腰,我老婆好像一点也不介意,还跟小林有说有笑。看来他们经常这样亲热,我的心又跳了一下,有点难受 的感觉。


小林∶“娟姐,这个女的是谁?”


老婆∶“漂亮吗?介绍给你认识。”


小林∶“没有你漂亮,身材也没你好。”


老婆∶“真的?你们男人都是嘴巴在说谎。”



小林∶“没有骗你,其实我早就暗恋你很久了,只不过你是有老公的人,要不然┅┅”听他说到这里我才知道老婆还没有被他肏过,不觉得心里又有一种他 马上就肏老婆小骚穴的期待。


老婆∶“要不然怎么样?”


小林∶“我会每天干你浪穴好几下。”


时间一时像停止了般,两人眼睛充满着欲火,然后冲动地搂抱在一起,嘴唇互相探索对方的舌头,身体结合得密不可分,只见小林的一只手伸到我老婆的屁股揉搓,另一只手在胸部上放肆的用力的搓。


我看到此情况不禁怒火中烧,正要冲上前时发现我下面不知何时己硬起,心想自己也觉得很兴奋,不如看看后续发展。反正也是我同意老婆叫小林来肏她的。此时老婆用手抚摸小林裤裆硬硬的大老二,嘴巴说∶“小林,不要……等一下我老公一会儿就回来呀!……别……摸了……好舒……服……”


小林∶“没关系,你老公没那麽快回来,他是工作狂,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林趁势把老婆的短裤脱下,只见白色的内裤湿了一大片,小林∶“你看,都湿成这样,舒服吗?”


老婆∶“你好坏,害人家好兴奋。”


小林∶“让你更爽。”小林边说边往下亲,一直亲到我老婆的下面,用力撕下老婆的内裤,将老婆两只大腿张开,阴唇流满透明淫水,小林伸出舌头往阴道里钻。


老婆几时受得了此等刺激,嘴巴叫个不停,“啊…啊…弄得…我好…舒…服… 啊~~…啊~~…我…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舔我… 弄我…的骚穴~~ 我…好棒…对对…啊…啊…啊…”屁股拼命往上顶,希望舌头 能更深入。“啊…好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大鸡巴插进来吧…啊~…好 棒啊…好舒服……对……舔死我吧…干我……肏我吧…好了……我……我…来…肏我…啊…啊…啊…舒服啊~…”看到我老婆如此的兴奋,小林 说:你这个小骚货……再浪一点啊…你再浪一点…我会叫你更爽… 知道吗……”小林掏出 他硬得如铁棍般的大老二,放在老婆的骚屄上上下来回的 蹭弄 着老婆发 疯淫荡的说:“好人……好弟弟……用大鸡巴肏我…干我…干爆 我的小贱屄 ……我要被干……啊~…啊~…啊~~…好棒啊……用…用把你的大鸡巴…完全地肏进来……顶烂我…浪屄…干翻我骚屄…好棒…啊…好棒~~……”


老婆爽得大叫,情不自禁的双手紧抱着小林,两只沾满淫水的腿扣住小林的腰。小林深吸一口气,腰力一使,大鸡巴慢慢的插进老婆的淫穴里,啊…啊…好舒服…我被小林弟弟…干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干烂我…肏我……插爆我的小浪屄…喔…喔…喔…喔~……啊…喔…啊…啊…小林听完狠狠的干着老婆,老婆的大小阴唇被肏翻了。


小林∶“好爽!早就想干你,今天总算如愿以偿。”


老婆∶“真……的!……舒……服……”……我也……早就想……你肏我了……


小林∶“是不是要我用力干你肏你?说呀!”


老婆∶“别这样,人家会……害……羞。”


小林∶“不说,我要起来了。”


老婆∶“不……要……好嘛,我……说……用……力干……肏我……”


小林∶“用什么干你?干你哪里?”


老婆∶“用……你……的大……鸡巴……大力……干……肏我……肏骚屄……”


哇塞!我老婆从来在床上不会这样淫荡。眼睛看着小林的老二干着我老婆的骚穴,耳朵听着我老婆被干得好爽的淫荡叫声,真叫人受不了了。我老二硬得


很,赶快掏出来安慰一下,边打手枪边看下去。


小林∶“舒服吗?比你老公怎样?有没有比你老公大?”


老婆听到小林这样的问,更加受不了,从来没有想过要红杏出墙,今天在自己家里被别的男人肏弄自己的浪屄,而这男人还是自己幻想好久的性伴。想到这里老婆阴部一阵的紧缩,第一次和不是老公的男人肏穴的刺激更加引起淫屄淫 水狂流。


老婆∶“你……比…我……老公大……比我……老公…还会……干……


会操……肏得……人……家……骚……浪屄……爽。”“啊啊啊……啊…啊… 好爽好大的鸡巴 啊…我会受不了…啊…天啊…爽死了…爽…亲哥哥要用大鸡巴…奸死妹妹…这…这…啊…好爽…啊…喔……”我要你天天得来操我由于小林在上面的姿势,所以可以尽力地 弄,他把肉棒完全地操了进去,弄得老婆更是呼天喊地地浪叫着。但是小林根本不管她,拼命地 、拼命地干,将他满身的精力都充分地发挥出来!


小林∶“真的!你的小美穴好紧,夹得我大鸡巴好爽。我每天都来干你好吗?”


老婆∶“好啊!我要……你……每天……都……用…大骚鸡巴…来……干……肏我…肏……我的淫屄…”


“娟姐……,舒服的话……就叫我大鸡巴老公……好不好…”


“……大…鸡…巴…老…公……我……最…喜…欢…大…鸡…巴…老公…… 了…啊…啊……啊~~喔~~…啊~~…啊~…啊~…喔~~喔~ ~~… 好舒服…继续……老公不要停…我…好…舒服…喔……”


“老公…好厉害…你还没到……我要丢了……啊……啊…我会被你玩死… 我会……被你奸死…搞我…… 弄我…我就喜欢你这样肏弄我…啊~~…啊~~ …啊~~~~…”


小林的鸡巴深深地插入老婆的淫穴里面,干得她呼天抢地,浪叫不已。她的双腿缠在小林的腰上,她的双手紧紧地抓在小林的背上,她的脸因为兴奋喊叫 的缘故,而呈现有些许的扭曲。


这时候,她的阴道传来一阵阵地抽搐,她张大的嘴巴淫颤颤的道:啊…啊… …好棒…好老公……大肉棒在我……的小 ……骚屄……浪屄……里面…… 干…啊…好棒啊…我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快…快…弄……我…让我… 让我 死…啊啊…真是太棒了…我要丢…我要丢……了…啊…好哥哥……好…老 公……啊啊…啊……啊……”


“你…好厉害……我都已……经丢了…你还没有啊啊…啊…我被你玩 死了…我会…被你肏死了…… 肏我…我就喜欢你肏我……啊~~…啊~~ 啊~~~~……”。说着整个人变得十分僵硬,并且抖动数下之后, 她整个人 好像石头般摊在床上,然后胸口上下起伏,显得刚刚她好像经历了多么激烈的运 动看到老婆这样快就在小林的 大鸡巴下达到欢愉的高潮,我实在是心中充满了莫 大的喜悦!这是我的女人,现在在小林的大鸡巴 狂干之下,已经彻底地被他征服 了!她的身心都已经被小林从我的身边夺了过来,那种满 足的感觉,远比她的小 穴所带给我的快感要来得棒!小林∶“受不了,要出来了……喔……弟弟…… 好爽……好老婆……太好……了…大…鸡巴……好爽…哦…… 好……舒服……真过瘾……快……丢了……说罢用力 一顶,浑身一颤抖, 屁股拼命后挫。


小林拔出老二往我老婆脸上喷,喷得我老婆一脸都是他的精水。


老婆不但不介意,反而用舌头食下精水,再用嘴巴含住小林的大老二,顺便清理还溅留在龟头上的精水。


看到这里我又偷偷的溜出去,敢快开车回公司,一边开车一边回忆刚才老 婆被肏的样子,又难过又过瘾有股酸甜心里 . 晚上回到家里老婆说了刚才和小林肏穴了问我生气吗 ?我说不会的老婆你高兴就好你不是总希望小林来肏你的浪屄吗?对了:浪屄舒服……吗?……说……”边说边用手轻轻的抚摸老婆 那刚被小林狂肏过的浪屄。 老婆淫颤颤的说:“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美死了……美得……要上天了……”老公……我……以后……以后还要被小林 肏……肏我……干我……好吗……?好老公……答应你的淫妇老婆吧!


我说好的只要你高兴我就高兴,老婆兴奋的又和我插上骚屄,当我的鸡巴插 进老婆被小林刚刚肏过的浪穴心里也不由得兴奋无比,那晚我们做了好几次爽了 好几回。


[隔几天后的某个下午,因在家附近洽公,办完公事后顺便回家洗个澡,那麽热的夏天。到家没看到老婆在,心想一定去三姑六婆了,正要准备洗澡时,突然有开门声,一定是我那老婆回来了,待我躲起来吓她一下,于是马上躲藏在衣橱里。


门口传来嘻笑的声音,男的声音很熟悉,不又是小林吗?女的是我老婆的声音。看来今天老婆又约了小林来肏浪屄了。


一阵沉寂后只听到客厅“啧……啧……嗯……”声,接着卧室门口有一对 身影。由于从衣橱门缝可以借由卧房镜子反映房门情形,只见小林将我老婆压在墙壁上,嘴巴亲着她的脖颈,一手搂抱着腰,另一手伸进长裙搓她的屁股。接着小林将我老婆抱起躺在床上,他们俩人在床上翻滚着,直到最后小林压在她的身上才停止!


他们俩人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贴在一起,舌头依旧在纠缠着。老婆伸出长长的舌头顶入小林的口中,小林岂有放过之理,嘴巴紧紧的吸吮起她的舌头,此时的他们已忘记时间的存在!现在的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身体!


当小林的嘴离开老婆的嘴唇时,老婆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着小林的嘴。小林看到后,开口用力吸吮着老婆伸出来的舌头,并伸手用力脱掉老婆身上的衣服和裙子,老婆则扭动身体好让小林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老婆今天穿的竟然是透明的性感内衣,原本是我买给我老婆结婚周年穿的,没想到我还没开始享受,却被她的情夫先享受了!眼前的老婆只穿着透明的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乳房高挺着,上面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现出黑色神秘地带。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充满神秘,令人向往。只见得黑细阴毛中深藏着阴户,忽隐忽 现,微微露出阴唇,红都都,就像婴儿张着小嘴,一开一台,还正流着口水呢! 淫水沾着阴毛、阴户、屁沟、,一闪一闪,亮晶晶,刹是好看极了,慢慢的褪老 婆身上最后的衣物。


小林望着老婆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他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伸手在老婆丰满浑圆的乳房粗鲁的抚摸着。当小林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老婆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嘴巴张开颤颤的说:“唔…… 好舒服……嗯……哦……哦……”这狂野的粗暴,这对她来说确实是难得的体验,浪屄更传来阵阵涌出的瘙痒。“哦……唔……好……好舒服…”老婆情不自禁地哼 哼。屁股也随之扭动,“好…好人……给我……我要……大肉棒……哦……大鸡巴 ……”


“哦?想要啊?嘿嘿。”高原淫笑,说,“来,我先给你的屁股提几个字,哈哈……”


小林一面将手揉搓乳房,另一手便将老婆的大腿张开,用力的按着阴唇,害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水来。


“喔……好弟弟……好……舒……服……喔……”


小林听到如此淫荡的呻吟,手指快速地伸进老婆那两片肥饱的阴唇里,他感觉到她的阴唇早已硬胀着,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阿坚的手上是如此的热烫,湿黏的。“好老公……快……用力……啊……好弟弟……用两根……指头……”


小林一听,将食指也加入,一阵急急的抽送,淫水越流越多,干脆无名指也一并插入。就这样忽浅忽深,忽左忽右,一挖一抚,搞得老婆浑身颤动,双腿用力,挺着屁股一上一下,配含着他的手抽插。


这样的抽插、挖撩,小林越来越急,越来越用力、不到二十分钟,只见得老 婆全身仿抖,媚眼如丝,香汗淋淋,气喘如兰,娇口浪叫道:


“哎……哎唷……好……老公……哦……好弟弟……我的……好……鸡巴… 我 …我真…痛快…喔…舒…好舒服……喔哼…喔……快……用力……呀…… 小 …浪屄……好爽……”


老婆情不自禁的叫着,小林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 得老婆阴道壁的嫩肉收缩痉挛。接着他爬到老婆的两腿之间,看到老婆的阴唇呈 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流出,小林手用力的把它分开,眼前呈现阴洞口 , 整个阴口呈现粉红色!小林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她的阴核,时而凶猛、 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 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这一下可不得了!老婆轻呼一声,双腿一紧,将小林的头挟了个结实, 这一挟,一用力,两条大腿内侧紧贴着小林两边耳朵,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喔……小林……别再舔了,我……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 别咬嘛……酸死了……”看着老婆湿淋淋的阴户盖在小林的脸,双手放在老婆 大腿内侧,左右一分,开口就朝老婆那分开的裂缝,用力的舔了一下。


大张的阴道向着小林,没有阴毛掩遮的阴户,大张的阴道,红嫩嫩的穴道口,在如此近的距离中,恍如进了一片血红的世界,小林张大口朝着屄核一阵猛舔,又伸长舌头,朝大张的浪屄直入,老婆淫水滴滴直流,整个淫穴口,有小林 的口水、也有老婆的淫水。


“喔……喔……好……哥哥……你真……能……嗯嗯……我……美死了…… 你的…小…小淫妇……美……死…了……好老……公…真…行……哼…哼… 小……浪屄……好爽…呵…小……淫妇……又……酸……又痒……啊……宝贝…… 我的…亲…丈夫……亲哥哥……亲鸡巴……哥哥……”老婆浑身颤抖浪叫道


看到这里,我的老二不禁硬得难受,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舔弄 她的阴核,心中滋味正是百味杂陈。混杂着妒忌及兴奋,先休息一下,缓冲内 心的兴奋。相信好戏在后头。


小林边舔着我老婆的淫穴,边快速地脱下自己身上衣服,将下体挪到老婆脸上,老婆马上迫不及待的含上小林那硬直坚挺的阴茎,用力吸着使得脸颊陷入很深,玩起69式。


老婆一手握着小林的阴茎,一手托着阴囊,张口伸出舌头朝小林的马眼舔了一下。


小林颤抖道:“对……就是这样……一边舔……一边整根阴茎含进口中!… …好爽……骚货老婆……哦……你的口活好厉害……哦…… 阿……”


老婆低着头,用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马眼,忽地口一张,阴茎整根已进了老婆小嘴里,老婆含着阴茎,头颅一上一下的动着。小林的阴茎在老婆温暖的 小嘴里,硬得快爆了,他伸手抚着老婆光滑的背脊,开口道:“对、就是这样, 吸几下,再舔一舔龟头,还有阴囊,别漏了阴囊……”“你这个小骚货……再 浪一点啊…你再浪一点……我会更爽……知道吗……”


老婆口中塞着小林的阴茎,语音有点不清的道:“那两个蛋蛋也要吸呀!”


“要、吸一吸阴茎,舔一舔龟头,再吸吸阴囊,吸两个蛋蛋……”


还未说完,老婆已将目标转移,樱口一张,将小林的一个卵蛋含进口中,用力吸了一下,又换边吸了一下。


小林忙说:“轻一点,轻一点,那卵蛋不能太大力!”


“嗯!”老婆稍放松力道,含着卵蛋又吸了几下,才又回到龟头,一手握着阴茎,一边用舌头舔了舔马眼,又再龟头四周舔了几圈。


小林闭着眼,呼吸一下重于一下,口中发出沉闷的呼呼声,阴茎被紧凑阴 道紧紧包着的感觉虽然舒服,但这种口舌服务,却更胜一筹。


老婆背对着他,低着头在他阴茎上忙得很,一下子含着阴茎,一下子舔着龟头,又一下子吸着他的卵蛋,直把他吹得快活极了。


干!平常叫她吹一下都嫌东嫌西,现在却含着别的男人的大骚鸡巴,真他 妈的淫贱!


“好老公……好弟弟……我受不了……快来……喔……喔……”


老婆脸上表现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小林兴奋难忍,再听她的淫荡娇呼声,他像野兽般似的发狂的压上老婆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鸡巴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湿润的小嘴。边说:我的骚老婆想被肏了吗?老婆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起身说:“是…啊…我…我想被干… 哦…给我……”“喔……好人我不…行了……我要……你的…大鸡……巴……哦… 想…想要大鸡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肏…被大肉棒干…哦…哦…快……“


老婆搂抱着小林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磨擦,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副准备被插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又伸入小 林的口中,互相吸舔着。


老婆急迫的抓住阿坚的大往穴口送,口中娇声浪语∶“…哥哥……我受不 了啦!我……要……鸡…巴……干…”


 这就忍不住了吗?真是个淫妇。小林说:


 好……好人…给我……我要…大肉棒……哦……”


哈哈,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满足你吧!“


说着小林的大龟头在老婆阴唇边拨弄了一阵,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 大龟头也整个润湿了。他用手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鸡巴完全塞满阴道。


“哎呀……”老婆跟着一声娇叫∶“爽死我了!好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


我受不了…哦……”好!如你所愿!臭婊子!”


老婆阴道感觉一阵说不出的趐、麻、酸,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每天 期待的快感。


“……我……好麻……”“哥……你好会干……喔…插死我了……浪 屄好舒服……喔…子宫捣烂了……痛快死了……哟……我的亲哥哥……不……我 的……祖宗…你真会干……要……要升天了……”


“浪屄……舒服吗?……哦…… ”边问着边加紧抽。


“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喔…真美……美……美死


了……美得……要上天了……”两眼腿成一条缝,满脸娇红,香汗淋淋,浪态 十足,喘气如兰地浪叫道:


“噢…噢…大……鸡巴……呵…好……好……老公……啊……你


是……我的……亲…汉子……亲鸡巴…亲丈夫……呵……呵呵…小骚屄……


就是…被你肏死了……我也……愿意……捣……捣吧……把…浪屄…插烂


吧……喔……我要……一辈子…让你……肏……永远……永远地……让你肏……噢……


她一面浪哼,一面也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两手紧抱他的屁股,帮助他抽插。


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小林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大暴胀,再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使老婆哼一声咬紧嘴唇,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打入双腿之间。


“爽……吗?”


“爽!……你……好……会干……干……肏……肏得……我……好……爽啊!……嗯……嗯……喔……好深……好舒服……肏……呵……好美……


亲老公……哦……亲丈夫……你……真好……真会……肏屄……小骚屄……被… 你的…大…鸡巴肏得……很你那么…每……一下……捣…肏肏肏小淫妇好 爽…好舒服……阿……


巨大的肉棒顶到子宫花心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小林的肉棒不断地抽插着,老婆脑海逐渐麻痹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迎接着肉棒。随着抽插


速度的加快,老婆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好哥哥…我…好爱…你……”老婆皱起美丽的眉头,发 出淫荡的哼声∶“唔……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啊…好…喜欢… 你的……鸡巴……”


小林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接处,大鸡巴的抽插,一进一出,那红红的阴唇, 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白白的屁股,中间一条红沟,流着淫水,一阵一阵,像小


河流般,流得床铺,这一块湿,那一块湿的。


“噗叱……噗叱……”肉与肉的打击声,“吱吱!吱吱!”床铺的作响声与


那“嗯、嗯”的呻吟声,构成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


老婆叫着:“喔…喔喔…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快点用力肏啊…用力啊……用力的干……妹妹舒……舒服极了……”


“哥……快……美……好美啊……从来没…没有想到……你这么会干……


是什么……仙丹…使你这……样会插……喔…美死了……”


小林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老婆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


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摆动着。老婆淫荡的反应更激发小林的性欲!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你…比…我…老公…厉… 害…”老婆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大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火烫的龟头,在阴道内上下磨擦,子宫口更感酥痒难耐,全身感到无比的舒 服,一阵阵热水,从子宫内涌出,情不自禁的迎着小林的阳具,扭腰摆臀,向上 迎套。


“啊…宝贝…你怎…怎地会插…姊姊……美死了…嗳…嗳……姐……姐… 好舒服…啊…小…浪屄……麻麻的……舒服……”


娇喘淋漓,媚眼如丝,浪哼着。


小林听了她的浪叫,更感到畅快,心像火烧的欲火,令他快马加鞭,拼命抽


插,坚硬炽热的大鸡巴,在紧凑而温暖的阴户内,上下抽送,既温柔又舒适,便急


急说道:


“姐姐!舒服吗?你的小屄真好,紧紧地,温暖地,我好痛快……哦……”


这样的抽送了近半小时,肌肤碰触声“啪!啪!”作响、水搅动声“咕…


吱…吱…咕…”与“吱…喧…嗯…哼…嗳……”声合奏成美妙的交响乐。


“宝贝,你累了吧?换我在上面!”


说着便抱着他翻过身子,两人上下交换,老婆就在上面耸动起来。


这种姿态,男人最舒服不过了,不必动,阳具被套住,非常舒服,一边又可


欣赏女人的曲线,弯着头可看到大鸡巴在浪屄里,一进一去地,小林玩得痛快, 又伸手去把玩弄那二颗软软鼓鼓的奶子。


老婆在那儿,闭着媚眼,双颊通红,两手扶着膝盖,屁股一上一下,忽浅


忽深着,全身尤如盛开牡丹,艳丽媚人,阴户里的浪水,泊泊涌出如泉,顺着 小林的大鸡巴,流到他的小腹,阴毛湿得一大片了。


“宝贝,这样…你…舒…服…痛快……吗?…”


“……哦……骚姐姐……我很……痛快……你真……好……让我……感到……真舒服……好老婆……你呢……”明详道。


“我……也……很…舒服……啊你……痛快……大鸡巴…肏肏的过瘾…… 哼…哼……”老婆断断续续地浪叫着。


小林看见老婆气喘呼呼地很累,娇躯通红,秀发如草,香汗滴滴滴,便怜 惜地道:“骚老婆……你……你……累了…要…不要…换我……”


说完便想与老婆交换回来。


老婆拔出了沾满淫汁的大鸡巴叫小林等一等,便擦干淫穴,覆在床沿,跷起 屁股,要小林丛后面的屁股沟,插入她的阴户。


小林抱住她的小腹,从后面插入骚屄里,大鸡巴顶住花心,揉擦几下, 霍地抽出阳具又狠狠插入,抵紧骚穴用力磨擦一会。


这种插法,女人最是舒服不过,男人的阳具可以更深入,而且阴毛在阴户四


周磨擦,发生电热作用,另有一种快感传遍全身,果然不一会儿,老婆淫又如


黄河缺口,一阵阵涌出,沾着大腿,流了一地。


小林更抱紧老婆的小腹,狠狠抽送起来,每一下都探抵屄心。


这样又连续抽送了十几二十分钟,一下比一下狠,只插得老婆娇躯一阵阵轻


颤,浪屄里骚痒得如虫蚁爬行,忍不住口中娇哼:


“嗳……噢…宝贝…亲宝贝…呵呵…好……好舒服啊……亲哥哥……亲鸡 巴哥哥……大……鸡巴……真会…肏……插得……小浪妇……浪屄……美得… 要…上…天了…嗯…嗯……”


小林大展神威,疯狂猛插,一面喘呼呼道:


“好姐姐……好老婆……真好…好……你……真行……懂……懂得… 这么 多…这样……干……我也……也肏很舒服……痛快……”


老婆忽然深吸一口气,把阴壁收缩得紧紧的,吸吮着大龟头。颤声道:


“亲宝贝……亲老公……你的骚老婆……淫老婆……浪老婆…要…要用 力…给……你…夹…夹…得…你…从来……未曾……有过……的滋味……”


“好……舒服…骚老婆……你真…有……一套……喔……喔……我要…用 大鸡巴…使劲…肏…肏小浪屄……以后每天都……肏……肏…肏烂你……”


小林赶忙不顾命的用劲抽送不停。


老婆浑身一阵颤抖,浪屄下面,忽然不断摇动,屁股拼命后挫,一阵热流


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口中娇喊着:


“哎……哎呦……好……好舒服……死了……哼……哼……小…… 浪屄……小……骚屄……要升天了……喔……我的……小……祖宗……大… 鸡巴…丈夫…噢……噢…太美…让大鸡…巴…肏…肏死……我啦……喔…


用力……捣…吧……我……我要…死了…要升天了…用力插……呀……


喔…泄了…丢…啊……升天……”


小林的大鸡巴被阴壁一夹一吸,心神一头,腰肢一紧,猛然


打了个冷噤。


“噗叱!噗叱!”一股热和和的阳精,喷进了老婆的子宫内。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老婆全身抖的不停,那是


高潮来时的征兆,通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喔…爽死…我了啊…大…鸡巴…老…公……”


小林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老婆的子宫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精液喷出,


立刻跟着达到高潮。此时衣橱的我也跟着喷射出精水……


我老婆身高1米64,美丽的脸蛋,身材苗条,屁股肥大而双腿修长,走在 马路上回头率很高,熟人中对她垂涎的人更是大有人在。以前提到过我和老婆性 交时喜欢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有时我扮她老板,有时是她的医生,甚至有时是她 爸爸。每次我幻想自己变成那些人在干着我老婆,我就会特别兴奋。她的刺激当 然就不用说了,每次都很有新鲜感,像真的在跟不同的男人做爱。


一晚我把她脱光之后把灯关了(这样比较容易想象),压在她身上问她想让 我扮谁,她假装想了半天,试探性地问我:“要不你做小林?”


我心里一阵酸涩,小林是老婆的同事,因为我知道这次和平时不同,她是真 的 喜欢小林,想跟他 做爱,而且已经想到足以大起胆子问我的地步。我假装毫 不介地答应,开始按 照平时的步骤在她耳边叙述起一个场景,让她想 像压在她身上的是小林,她渐渐进入状态,兴奋起来。她挣出身子为我口交,我假装小林口吻问她好不好吃,她淫荡地回答说她想舔他的鸡巴很久了。


那天她很浪,我干着她的时候她一直叫着:“林林,肏我!”


很快她就高潮了,高潮时她扭得特别厉害,嘴里大叫:“林林!干我!我爱你!噢!你肏得我好爽!”


我心里有种特别的兴奋,但更多的还是醋意,因为平时她没有这么投入和快乐。我虽然喜欢暴露老婆,甚至对她被别人猥亵奸淫感到无比兴奋,但通常我相信她就是被别人占了肉体上的便宜,她的心总是属于我的。但这次真的不同。她高潮后似乎心存歉疚,主动要求帮我口交让我射在嘴里,为了避免她看出我的心事,我顺从地接受了她的服务。当她沉沉睡去,却不知她老公在身边心事重重。


后来几星期我们有这样玩了几次,我的醋意似乎逐渐淡去,有一天我终于觉得自己想通了。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我老婆也不是没被别人干过,最重要的还是她继续跟着我,大家一起享受性的乐趣。这样想了之后,我觉得心情轻松了很多。


一晚我在挑逗我老婆的时候,突然问道:“想不想叫小林来一起玩?”


我老婆听了又惊又喜,却生怕我是在试探她,故作平静地反问道:“你会肯吗?”


我笑着说:“有什么不肯,再说你又这么想。”


我老婆脸一红,抿着嘴直笑却不否认。


我笑道:“看你这骚样,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你有本事勾引他,我就让你得偿夙愿。”


老婆美丽的大眼睛眨眨,有点不放心地道:“真的?”然后又生怕我翻悔似的赶紧道:“我们叫他来家里玩牌好不好?”


我把手一摊:“随便你安排。” 于是老婆给她打了电话,说是要他来打牌。


一个小时后,小林来到了我的家里。我老婆穿了件无肩上装(其实只是块圆 筒型的布,里面有胸垫,连乳罩都不用戴),因为没有肩带,露出一小半的乳房以及肩膀完全暴露,给人把布块整个拉下来的冲动。下身一条迷你裙配高跟鞋,里面没穿内裤。我看着如此暴露的美丽妻子,心里如有一把火在烧,烧得口干舌燥,肉棒硬挺。


此时该死的电话响起。


“老公,电话。”老婆接起电话“喂!哪位?哦,好,我马上来。”原来公司有些问题要我马上回去处理。


“老婆,我去公司一下,晚点回来。”


老婆狡诈的说∶“这么晚了还要去吗?”说着淫荡的笑了一下,我的心里没 来由的颤了一下,无奈的说:“没办法,老板交待,我也不想。”:我说“小林 你坐一下,不要客气。”老婆一会儿要给她肏了可又看不到,真是气愤,只好一 会儿回来再问我那淫荡的老婆了小林是怎么肏她的小穴了。


小林笑道∶“姐夫,放心!你去忙吧!不要管我了。”


开车到路上突然想起忘了一份资料,就回头去拿。到了家门口正要开门时,听到屋内的声音,此时灵机一动,小心的把门打开,客厅没人,只听到书房有声音。我静静的走到书房门口,听我老婆及小林正在聊天。


小林∶“娟姐,怎么看不到那本书?”


老婆∶“哪一本?”


小林∶“就是上次我借给张丽的那本。算了,等张丽回来再说。娟姐,这照片的人是谁?”


此时我偷偷的把房门打开,看见他们正在阅览我和老婆所照的相片。


而小林身体靠得我老婆很近,一只手搂抱着我老婆的腰,我老婆好像一点也不介意,还跟小林有说有笑。看来他们经常这样亲热,我的心又跳了一下,有点难受 的感觉。


小林∶“娟姐,这个女的是谁?”


老婆∶“漂亮吗?介绍给你认识。”


小林∶“没有你漂亮,身材也没你好。”


老婆∶“真的?你们男人都是嘴巴在说谎。”


小林∶“没有骗你,其实我早就暗恋你很久了,只不过你是有老公的人,要不然┅┅”听他说到这里我才知道老婆还没有被他肏过,不觉得心里又有一种他 马上就肏老婆小骚穴的期待。


老婆∶“要不然怎么样?”


小林∶“我会每天干你浪穴好几下。”


时间一时像停止了般,两人眼睛充满着欲火,然后冲动地搂抱在一起,嘴唇互相探索对方的舌头,身体结合得密不可分,只见小林的一只手伸到我老婆的屁股揉搓,另一只手在胸部上放肆的用力的搓。


我看到此情况不禁怒火中烧,正要冲上前时发现我下面不知何时己硬起,心想自己也觉得很兴奋,不如看看后续发展。反正也是我同意老婆叫小林来肏她的。此时老婆用手抚摸小林裤裆硬硬的大老二,嘴巴说∶“小林,不要……等一下我老公一会儿就回来呀!……别……摸了……好舒……服……”


小林∶“没关系,你老公没那麽快回来,他是工作狂,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林趁势把老婆的短裤脱下,只见白色的内裤湿了一大片,小林∶“你看,都湿成这样,舒服吗?”


老婆∶“你好坏,害人家好兴奋。”


小林∶“让你更爽。”小林边说边往下亲,一直亲到我老婆的下面,用力撕下老婆的内裤,将老婆两只大腿张开,阴唇流满透明淫水,小林伸出舌头往阴道里钻。


老婆几时受得了此等刺激,嘴巴叫个不停,“啊…啊…弄得…我好…舒…服… 啊~~…啊~~…我…对…用力…对…啊…啊…好舒服…我喜欢这样对…舔我… 弄我…的骚穴~~ 我…好棒…对对…啊…啊…啊…”屁股拼命往上顶,希望舌头 能更深入。“啊…好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大鸡巴插进来吧…啊~…好 棒啊…好舒服……对……舔死我吧…干我……肏我吧…好了……我……我…来…肏我…啊…啊…啊…舒服啊~…”看到我老婆如此的兴奋,小林 说:你这个小骚货……再浪一点啊…你再浪一点…我会叫你更爽… 知道吗……”小林掏出 他硬得如铁棍般的大老二,放在老婆的骚屄上上下来回的 蹭弄 着老婆发 疯淫荡的说:“好人……好弟弟……用大鸡巴肏我…干我…干爆 我的小贱屄 ……我要被干……啊~…啊~…啊~~…好棒啊……用…用把你的大鸡巴…完全地肏进来……顶烂我…浪屄…干翻我骚屄…好棒…啊…好棒~~……”


老婆爽得大叫,情不自禁的双手紧抱着小林,两只沾满淫水的腿扣住小林的腰。小林深吸一口气,腰力一使,大鸡巴慢慢的插进老婆的淫穴里,啊…啊…好舒服…我被小林弟弟…干得好爽……好棒啊…啊……啊……真好……用力…干烂我…肏我……插爆我的小浪屄…喔…喔…喔…喔~……啊…喔…啊…啊…小林听完狠狠的干着老婆,老婆的大小阴唇被肏翻了。


小林∶“好爽!早就想干你,今天总算如愿以偿。”


老婆∶“真……的!……舒……服……”……我也……早就想……你肏我了……


小林∶“是不是要我用力干你肏你?说呀!”


老婆∶“别这样,人家会……害……羞。”


小林∶“不说,我要起来了。”


老婆∶“不……要……好嘛,我……说……用……力干……肏我……”


小林∶“用什么干你?干你哪里?”


老婆∶“用……你……的大……鸡巴……大力……干……肏我……肏骚屄……”


哇塞!我老婆从来在床上不会这样淫荡。眼睛看着小林的老二干着我老婆的骚穴,耳朵听着我老婆被干得好爽的淫荡叫声,真叫人受不了了。我老二硬得


很,赶快掏出来安慰一下,边打手枪边看下去。


小林∶“舒服吗?比你老公怎样?有没有比你老公大?”


老婆听到小林这样的问,更加受不了,从来没有想过要红杏出墙,今天在自己家里被别的男人肏弄自己的浪屄,而这男人还是自己幻想好久的性伴。想到这里老婆阴部一阵的紧缩,第一次和不是老公的男人肏穴的刺激更加引起淫屄淫 水狂流。


老婆∶“你……比…我……老公大……比我……老公…还会……干……


会操……肏得……人……家……骚……浪屄……爽。”“啊啊啊……啊…啊… 好爽好大的鸡巴 啊…我会受不了…啊…天啊…爽死了…爽…亲哥哥要用大鸡巴…奸死妹妹…这…这…啊…好爽…啊…喔……”我要你天天得来操我由于小林在上面的姿势,所以可以尽力地 弄,他把肉棒完全地操了进去,弄得老婆更是呼天喊地地浪叫着。但是小林根本不管她,拼命地 、拼命地干,将他满身的精力都充分地发挥出来!


小林∶“真的!你的小美穴好紧,夹得我大鸡巴好爽。我每天都来干你好吗?”


老婆∶“好啊!我要……你……每天……都……用…大骚鸡巴…来……干……肏我…肏……我的淫屄…”


“娟姐……,舒服的话……就叫我大鸡巴老公……好不好…”


“……大…鸡…巴…老…公……我……最…喜…欢…大…鸡…巴…老公…… 了…啊…啊……啊~~喔~~…啊~~…啊~…啊~…喔~~喔~ ~~… 好舒服…继续……老公不要停…我…好…舒服…喔……”


“老公…好厉害…你还没到……我要丢了……啊……啊…我会被你玩死… 我会……被你奸死…搞我…… 弄我…我就喜欢你这样肏弄我…啊~~…啊~~ …啊~~~~…”


小林的鸡巴深深地插入老婆的淫穴里面,干得她呼天抢地,浪叫不已。她的双腿缠在小林的腰上,她的双手紧紧地抓在小林的背上,她的脸因为兴奋喊叫 的缘故,而呈现有些许的扭曲。


这时候,她的阴道传来一阵阵地抽搐,她张大的嘴巴淫颤颤的道:啊…啊… …好棒…好老公……大肉棒在我……的小 ……骚屄……浪屄……里面…… 干…啊…好棒啊…我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快…快…弄……我…让我… 让我 死…啊啊…真是太棒了…我要丢…我要丢……了…啊…好哥哥……好…老 公……啊啊…啊……啊……”


“你…好厉害……我都已……经丢了…你还没有啊啊…啊…我被你玩 死了…我会…被你肏死了…… 肏我…我就喜欢你肏我……啊~~…啊~~ 啊~~~~……”。说着整个人变得十分僵硬,并且抖动数下之后, 她整个人 好像石头般摊在床上,然后胸口上下起伏,显得刚刚她好像经历了多么激烈的运 动看到老婆这样快就在小林的 大鸡巴下达到欢愉的高潮,我实在是心中充满了莫 大的喜悦!这是我的女人,现在在小林的大鸡巴 狂干之下,已经彻底地被他征服 了!她的身心都已经被小林从我的身边夺了过来,那种满 足的感觉,远比她的小 穴所带给我的快感要来得棒!小林∶“受不了,要出来了……喔……弟弟…… 好爽……好老婆……太好……了…大…鸡巴……好爽…哦…… 好……舒服……真过瘾……快……丢了……说罢用力 一顶,浑身一颤抖, 屁股拼命后挫。


小林拔出老二往我老婆脸上喷,喷得我老婆一脸都是他的精水。


老婆不但不介意,反而用舌头食下精水,再用嘴巴含住小林的大老二,顺便清理还溅留在龟头上的精水。


看到这里我又偷偷的溜出去,敢快开车回公司,一边开车一边回忆刚才老 婆被肏的样子,又难过又过瘾有股酸甜心里 . 晚上回到家里老婆说了刚才和小林肏穴了问我生气吗 ?我说不会的老婆你高兴就好你不是总希望小林来肏你的浪屄吗?对了:浪屄舒服……吗?……说……”边说边用手轻轻的抚摸老婆 那刚被小林狂肏过的浪屄。 老婆淫颤颤的说:“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美死了……美得……要上天了……”老公……我……以后……以后还要被小林 肏……肏我……干我……好吗……?好老公……答应你的淫妇老婆吧!


我说好的只要你高兴我就高兴,老婆兴奋的又和我插上骚屄,当我的鸡巴插 进老婆被小林刚刚肏过的浪穴心里也不由得兴奋无比,那晚我们做了好几次爽了 好几回。


[隔几天后的某个下午,因在家附近洽公,办完公事后顺便回家洗个澡,那麽热的夏天。到家没看到老婆在,心想一定去三姑六婆了,正要准备洗澡时,突然有开门声,一定是我那老婆回来了,待我躲起来吓她一下,于是马上躲藏在衣橱里。


门口传来嘻笑的声音,男的声音很熟悉,不又是小林吗?女的是我老婆的声音。看来今天老婆又约了小林来肏浪屄了。


一阵沉寂后只听到客厅“啧……啧……嗯……”声,接着卧室门口有一对 身影。由于从衣橱门缝可以借由卧房镜子反映房门情形,只见小林将我老婆压在墙壁上,嘴巴亲着她的脖颈,一手搂抱着腰,另一手伸进长裙搓她的屁股。接着小林将我老婆抱起躺在床上,他们俩人在床上翻滚着,直到最后小林压在她的身上才停止!


他们俩人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贴在一起,舌头依旧在纠缠着。老婆伸出长长的舌头顶入小林的口中,小林岂有放过之理,嘴巴紧紧的吸吮起她的舌头,此时的他们已忘记时间的存在!现在的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身体!


当小林的嘴离开老婆的嘴唇时,老婆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着小林的嘴。小林看到后,开口用力吸吮着老婆伸出来的舌头,并伸手用力脱掉老婆身上的衣服和裙子,老婆则扭动身体好让小林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老婆今天穿的竟然是透明的性感内衣,原本是我买给我老婆结婚周年穿的,没想到我还没开始享受,却被她的情夫先享受了!眼前的老婆只穿着透明的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乳房高挺着,上面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现出黑色神秘地带。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充满神秘,令人向往。只见得黑细阴毛中深藏着阴户,忽隐忽 现,微微露出阴唇,红都都,就像婴儿张着小嘴,一开一台,还正流着口水呢! 淫水沾着阴毛、阴户、屁沟、,一闪一闪,亮晶晶,刹是好看极了,慢慢的褪老 婆身上最后的衣物。


小林望着老婆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他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伸手在老婆丰满浑圆的乳房粗鲁的抚摸着。当小林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老婆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嘴巴张开颤颤的说:“唔…… 好舒服……嗯……哦……哦……”这狂野的粗暴,这对她来说确实是难得的体验,浪屄更传来阵阵涌出的瘙痒。“哦……唔……好……好舒服…”老婆情不自禁地哼 哼。屁股也随之扭动,“好…好人……给我……我要……大肉棒……哦……大鸡巴 ……”


“哦?想要啊?嘿嘿。”高原淫笑,说,“来,我先给你的屁股提几个字,哈哈……”


小林一面将手揉搓乳房,另一手便将老婆的大腿张开,用力的按着阴唇,害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水来。


“喔……好弟弟……好……舒……服……喔……”


小林听到如此淫荡的呻吟,手指快速地伸进老婆那两片肥饱的阴唇里,他感觉到她的阴唇早已硬胀着,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阿坚的手上是如此的热烫,湿黏的。“好老公……快……用力……啊……好弟弟……用两根……指头……”


小林一听,将食指也加入,一阵急急的抽送,淫水越流越多,干脆无名指也一并插入。就这样忽浅忽深,忽左忽右,一挖一抚,搞得老婆浑身颤动,双腿用力,挺着屁股一上一下,配含着他的手抽插。


这样的抽插、挖撩,小林越来越急,越来越用力、不到二十分钟,只见得老 婆全身仿抖,媚眼如丝,香汗淋淋,气喘如兰,娇口浪叫道:


“哎……哎唷……好……老公……哦……好弟弟……我的……好……鸡巴… 我 …我真…痛快…喔…舒…好舒服……喔哼…喔……快……用力……呀…… 小 …浪屄……好爽……”


老婆情不自禁的叫着,小林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 得老婆阴道壁的嫩肉收缩痉挛。接着他爬到老婆的两腿之间,看到老婆的阴唇呈 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流出,小林手用力的把它分开,眼前呈现阴洞口 , 整个阴口呈现粉红色!小林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她的阴核,时而凶猛、 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 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这一下可不得了!老婆轻呼一声,双腿一紧,将小林的头挟了个结实, 这一挟,一用力,两条大腿内侧紧贴着小林两边耳朵,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喔……小林……别再舔了,我……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 别咬嘛……酸死了……”看着老婆湿淋淋的阴户盖在小林的脸,双手放在老婆 大腿内侧,左右一分,开口就朝老婆那分开的裂缝,用力的舔了一下。


大张的阴道向着小林,没有阴毛掩遮的阴户,大张的阴道,红嫩嫩的穴道口,在如此近的距离中,恍如进了一片血红的世界,小林张大口朝着屄核一阵猛舔,又伸长舌头,朝大张的浪屄直入,老婆淫水滴滴直流,整个淫穴口,有小林 的口水、也有老婆的淫水。


“喔……喔……好……哥哥……你真……能……嗯嗯……我……美死了…… 你的…小…小淫妇……美……死…了……好老……公…真…行……哼…哼… 小……浪屄……好爽…呵…小……淫妇……又……酸……又痒……啊……宝贝…… 我的…亲…丈夫……亲哥哥……亲鸡巴……哥哥……”老婆浑身颤抖浪叫道


看到这里,我的老二不禁硬得难受,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舔弄 她的阴核,心中滋味正是百味杂陈。混杂着妒忌及兴奋,先休息一下,缓冲内 心的兴奋。相信好戏在后头。


小林边舔着我老婆的淫穴,边快速地脱下自己身上衣服,将下体挪到老婆脸上,老婆马上迫不及待的含上小林那硬直坚挺的阴茎,用力吸着使得脸颊陷入很深,玩起69式。


老婆一手握着小林的阴茎,一手托着阴囊,张口伸出舌头朝小林的马眼舔了一下。


小林颤抖道:“对……就是这样……一边舔……一边整根阴茎含进口中!… …好爽……骚货老婆……哦……你的口活好厉害……哦…… 阿……”


老婆低着头,用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马眼,忽地口一张,阴茎整根已进了老婆小嘴里,老婆含着阴茎,头颅一上一下的动着。小林的阴茎在老婆温暖的 小嘴里,硬得快爆了,他伸手抚着老婆光滑的背脊,开口道:“对、就是这样, 吸几下,再舔一舔龟头,还有阴囊,别漏了阴囊……”“你这个小骚货……再 浪一点啊…你再浪一点……我会更爽……知道吗……”


老婆口中塞着小林的阴茎,语音有点不清的道:“那两个蛋蛋也要吸呀!”


“要、吸一吸阴茎,舔一舔龟头,再吸吸阴囊,吸两个蛋蛋……”


还未说完,老婆已将目标转移,樱口一张,将小林的一个卵蛋含进口中,用力吸了一下,又换边吸了一下。


小林忙说:“轻一点,轻一点,那卵蛋不能太大力!”


“嗯!”老婆稍放松力道,含着卵蛋又吸了几下,才又回到龟头,一手握着阴茎,一边用舌头舔了舔马眼,又再龟头四周舔了几圈。


小林闭着眼,呼吸一下重于一下,口中发出沉闷的呼呼声,阴茎被紧凑阴 道紧紧包着的感觉虽然舒服,但这种口舌服务,却更胜一筹。


老婆背对着他,低着头在他阴茎上忙得很,一下子含着阴茎,一下子舔着龟头,又一下子吸着他的卵蛋,直把他吹得快活极了。


干!平常叫她吹一下都嫌东嫌西,现在却含着别的男人的大骚鸡巴,真他 妈的淫贱!


“好老公……好弟弟……我受不了……快来……喔……喔……”


老婆脸上表现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小林兴奋难忍,再听她的淫荡娇呼声,他像野兽般似的发狂的压上老婆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鸡巴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湿润的小嘴。边说:我的骚老婆想被肏了吗?老婆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起身说:“是…啊…我…我想被干… 哦…给我……”“喔……好人我不…行了……我要……你的…大鸡……巴……哦… 想…想要大鸡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肏…被大肉棒干…哦…哦…快……“


老婆搂抱着小林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磨擦,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副准备被插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又伸入小 林的口中,互相吸舔着。


老婆急迫的抓住阿坚的大往穴口送,口中娇声浪语∶“…哥哥……我受不 了啦!我……要……鸡…巴……干…”


 这就忍不住了吗?真是个淫妇。小林说:


 好……好人…给我……我要…大肉棒……哦……”


哈哈,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满足你吧!“


说着小林的大龟头在老婆阴唇边拨弄了一阵,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 大龟头也整个润湿了。他用手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鸡巴完全塞满阴道。


“哎呀……”老婆跟着一声娇叫∶“爽死我了!好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


我受不了…哦……”好!如你所愿!臭婊子!”


老婆阴道感觉一阵说不出的趐、麻、酸,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每天 期待的快感。


“……我……好麻……”“哥……你好会干……喔…插死我了……浪 屄好舒服……喔…子宫捣烂了……痛快死了……哟……我的亲哥哥……不……我 的……祖宗…你真会干……要……要升天了……”


“浪屄……舒服吗?……哦…… ”边问着边加紧抽。


“舒服……太舒服……小浪屄……太舒服了……喔…真美……美……美死


了……美得……要上天了……”两眼腿成一条缝,满脸娇红,香汗淋淋,浪态 十足,喘气如兰地浪叫道:


“噢…噢…大……鸡巴……呵…好……好……老公……啊……你


是……我的……亲…汉子……亲鸡巴…亲丈夫……呵……呵呵…小骚屄……


就是…被你肏死了……我也……愿意……捣……捣吧……把…浪屄…插烂


吧……喔……我要……一辈子…让你……肏……永远……永远地……让你肏……噢……


她一面浪哼,一面也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两手紧抱他的屁股,帮助他抽插。


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小林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大暴胀,再也顾不得什么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使老婆哼一声咬紧嘴唇,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打入双腿之间。


“爽……吗?”


“爽!……你……好……会干……干……肏……肏得……我……好……爽啊!……嗯……嗯……喔……好深……好舒服……肏……呵……好美……


亲老公……哦……亲丈夫……你……真好……真会……肏屄……小骚屄……被… 你的…大…鸡巴肏得……很你那么…每……一下……捣…肏肏肏小淫妇好 爽…好舒服……阿……


巨大的肉棒顶到子宫花心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小林的肉棒不断地抽插着,老婆脑海逐渐麻痹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迎接着肉棒。随着抽插


速度的加快,老婆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好哥哥…我…好爱…你……”老婆皱起美丽的眉头,发 出淫荡的哼声∶“唔……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啊…好…喜欢… 你的……鸡巴……”


小林两眼直瞪着那阴阳交接处,大鸡巴的抽插,一进一出,那红红的阴唇, 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白白的屁股,中间一条红沟,流着淫水,一阵一阵,像小


河流般,流得床铺,这一块湿,那一块湿的。


“噗叱……噗叱……”肉与肉的打击声,“吱吱!吱吱!”床铺的作响声与


那“嗯、嗯”的呻吟声,构成一幅风雨交际的乐曲。


老婆叫着:“喔…喔喔…亲哥哥……大鸡巴哥哥……快点用力肏啊…用力啊……用力的干……妹妹舒……舒服极了……”


“哥……快……美……好美啊……从来没…没有想到……你这么会干……


是什么……仙丹…使你这……样会插……喔…美死了……”


小林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老婆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


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摆动着。老婆淫荡的反应更激发小林的性欲!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你…比…我…老公…厉… 害…”老婆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大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火烫的龟头,在阴道内上下磨擦,子宫口更感酥痒难耐,全身感到无比的舒 服,一阵阵热水,从子宫内涌出,情不自禁的迎着小林的阳具,扭腰摆臀,向上 迎套。


“啊…宝贝…你怎…怎地会插…姊姊……美死了…嗳…嗳……姐……姐… 好舒服…啊…小…浪屄……麻麻的……舒服……”


娇喘淋漓,媚眼如丝,浪哼着。


小林听了她的浪叫,更感到畅快,心像火烧的欲火,令他快马加鞭,拼命抽


插,坚硬炽热的大鸡巴,在紧凑而温暖的阴户内,上下抽送,既温柔又舒适,便急


急说道:


“姐姐!舒服吗?你的小屄真好,紧紧地,温暖地,我好痛快……哦……”


这样的抽送了近半小时,肌肤碰触声“啪!啪!”作响、水搅动声“咕…


吱…吱…咕…”与“吱…喧…嗯…哼…嗳……”声合奏成美妙的交响乐。


“宝贝,你累了吧?换我在上面!”


说着便抱着他翻过身子,两人上下交换,老婆就在上面耸动起来。


这种姿态,男人最舒服不过了,不必动,阳具被套住,非常舒服,一边又可


欣赏女人的曲线,弯着头可看到大鸡巴在浪屄里,一进一去地,小林玩得痛快, 又伸手去把玩弄那二颗软软鼓鼓的奶子。


老婆在那儿,闭着媚眼,双颊通红,两手扶着膝盖,屁股一上一下,忽浅


忽深着,全身尤如盛开牡丹,艳丽媚人,阴户里的浪水,泊泊涌出如泉,顺着 小林的大鸡巴,流到他的小腹,阴毛湿得一大片了。


“宝贝,这样…你…舒…服…痛快……吗?…”


“……哦……骚姐姐……我很……痛快……你真……好……让我……感到……真舒服……好老婆……你呢……”明详道。


“我……也……很…舒服……啊你……痛快……大鸡巴…肏肏的过瘾…… 哼…哼……”老婆断断续续地浪叫着。


小林看见老婆气喘呼呼地很累,娇躯通红,秀发如草,香汗滴滴滴,便怜 惜地道:“骚老婆……你……你……累了…要…不要…换我……”


说完便想与老婆交换回来。


老婆拔出了沾满淫汁的大鸡巴叫小林等一等,便擦干淫穴,覆在床沿,跷起 屁股,要小林丛后面的屁股沟,插入她的阴户。


小林抱住她的小腹,从后面插入骚屄里,大鸡巴顶住花心,揉擦几下, 霍地抽出阳具又狠狠插入,抵紧骚穴用力磨擦一会。


这种插法,女人最是舒服不过,男人的阳具可以更深入,而且阴毛在阴户四


周磨擦,发生电热作用,另有一种快感传遍全身,果然不一会儿,老婆淫又如


黄河缺口,一阵阵涌出,沾着大腿,流了一地。


小林更抱紧老婆的小腹,狠狠抽送起来,每一下都探抵屄心。


这样又连续抽送了十几二十分钟,一下比一下狠,只插得老婆娇躯一阵阵轻


颤,浪屄里骚痒得如虫蚁爬行,忍不住口中娇哼:


“嗳……噢…宝贝…亲宝贝…呵呵…好……好舒服啊……亲哥哥……亲鸡 巴哥哥……大……鸡巴……真会…肏……插得……小浪妇……浪屄……美得… 要…上…天了…嗯…嗯……”


小林大展神威,疯狂猛插,一面喘呼呼道:


“好姐姐……好老婆……真好…好……你……真行……懂……懂得… 这么 多…这样……干……我也……也肏很舒服……痛快……”


老婆忽然深吸一口气,把阴壁收缩得紧紧的,吸吮着大龟头。颤声道:


“亲宝贝……亲老公……你的骚老婆……淫老婆……浪老婆…要…要用 力…给……你…夹…夹…得…你…从来……未曾……有过……的滋味……”


“好……舒服…骚老婆……你真…有……一套……喔……喔……我要…用 大鸡巴…使劲…肏…肏小浪屄……以后每天都……肏……肏…肏烂你……”


小林赶忙不顾命的用劲抽送不停。


老婆浑身一阵颤抖,浪屄下面,忽然不断摇动,屁股拼命后挫,一阵热流


如汤的阴精,喷射而出,口中娇喊着:


“哎……哎呦……好……好舒服……死了……哼……哼……小…… 浪屄……小……骚屄……要升天了……喔……我的……小……祖宗……大… 鸡巴…丈夫…噢……噢…太美…让大鸡…巴…肏…肏死……我啦……喔…


用力……捣…吧……我……我要…死了…要升天了…用力插……呀……


喔…泄了…丢…啊……升天……”


小林的大鸡巴被阴壁一夹一吸,心神一头,腰肢一紧,猛然


打了个冷噤。


“噗叱!噗叱!”一股热和和的阳精,喷进了老婆的子宫内。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老婆全身抖的不停,那是


高潮来时的征兆,通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喔…爽死…我了啊…大…鸡巴…老…公……”


小林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老婆的子宫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精液喷出,


立刻跟着达到高潮。此时衣橱的我也跟着喷射出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