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好事连连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熟女好事连连
熟女好事连连










倩倩终于毕业了,毕业考试、论文答辩还有等着发毕业证,前前后后蹉跎了一个多月,在学校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倩倩总是抱怨学校的办事效率太过低下了,可我和陆阿姨却对学校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他们的办事效率,恐怕收拾刘绍成和李翔升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倩倩的。


我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之后,倩倩适时的回来了,宛如演戏,一切都像是安排好了一样。


倩倩回来的时候,不是周末,我走不开,是陆阿姨接的倩倩,好容易挨到了下班,我飞一般的去了陆阿姨家。


进屋后,母女俩看着电视,陆阿姨端坐在沙发上,而倩倩则淘气的躺在陆阿姨怀里撒着娇,见我进来后,陆阿姨赶紧说:“华伟,你可来了,倩倩回来后,一进屋就开始欺负我。”“那有啦,妈妈,人家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才和你这么亲热的,居然说人家爱欺负你。”倩倩笑着说。


“好好好,是亲热,不是欺负,现在华伟来了,就别缠着我不放了吧。”说着陆阿姨就要起身。


倩倩抱着陆阿姨的胳膊说:“妈妈,再让我躺一会嘛,人家好累的。”“我的小祖宗,看看表,7点多了,你不饿啊?我不得给你们俩个活宝做饭去啊?这不华伟也来了,要躺你躺他身上吧。”陆阿姨挣脱了倩倩的胳膊,去了厨房。


“华伟哥哥,坐过来吧。”


倩倩趴在沙发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我。


“不过去!”


我笑着说。


“讨厌,都几个月没见了,叫你过来,你还不过来。”倩倩撅着嘴不满的说。


“呵呵,我过来。”


我走了过去,刚坐到了沙发上,倩倩就马上起身,坐到了我的腿上,抱着我的脖子问我:“华伟,想我了吗?”“怎么能不想呢?天天都在想。”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到。


“华伟哥哥,我也想你。”


说着倩倩就和我吻在了一起。


倩倩边吻着我,边解开了我半袖衫的扣子,将我的胸膛完全的裸露出来后,用手指拨弄着我的乳头,在她芊芊玉指的刺激下,一种酥麻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的手也慢慢的伸向了她的胸部,隔着低胸睡裙,抚摸着她的乳房。


片刻,倩倩就有些难以自持了,轻轻的推开了我,把睡裙的吊带褪下了肩膀,向下拉了一下睡裙的胸口,露出了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我用手指拨弄着粉嫩的乳头说:“小淫妇,摆明了要勾引我的,居然不穿胸罩。”“哪有啦,啊…人家在家里,干嘛…要穿啊?”倩倩颤抖着身体,娇媚的说到。


我揉捏着她的乳房说:“小淫妇,小半年没见,又变大了。”“讨厌啦!”


倩倩的小粉拳打在了我的身上。


“小淫妇,居然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我的右手揽过了倩倩后背,向前一搂,倩倩的乳房就贴在了我的眼前,我伸出了舌头,用舌尖刺激她的乳头,左手慢慢的伸进了她的裙底。


“华伟哥哥,不要啊……”


倩倩呻吟着说。


我没有理会倩倩的求饶,而是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


倩倩的阴部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我没有将手指伸进阴道,而是在外阴部分游走了几个回合后,就不停的刺激着她的阴蒂。


在乳头和阴蒂被双重刺激的状态下,倩倩的身体愈加的颤抖,她的双手时而攥成小粉拳,轻轻的打着我,时而又想把我推开,可是无论她怎么做,都显得那么的徒劳,只有那悦耳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诱人了。


我们忘我的缠绵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陆阿姨已经进到了客厅。


大概是倩倩用余光扫到了陆阿姨,然后推开了我,我和倩倩有些尴尬的看着陆阿姨。


陆阿姨倒是很自然的说:“小宝贝们,不好意思的,按说不该打扰你们,只是饭已经做好了,怕你们饿着。”说完,陆阿姨就离开了客厅。



我和倩倩赶紧穿好了衣服出去吃饭。


饭桌上,倩倩对陆阿姨抱怨:“妈妈,你好坏啊,还悄悄的进来,干嘛不喊一声呢?”“冤枉啊,我喊了你们好多声,你俩谁都不答应,我才进去的。”陆阿姨貌似委屈的说。


“那你进去后怎么还静悄悄的啊?”


倩倩依然不满的说。


陆阿姨笑着说:“看你们两个那么投入,我哪好意思打扰啊。”“不管了,反正进去后还静悄悄的,就是妈妈的不对。”倩倩不依不饶的说。


“好了啦,我的小祖宗,是我的不对,行了吗?好好吃饭吧。”这么说完后,倩倩才算是满意了。


晚饭后,我们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刚看了一小会,倩倩就说:“妈妈,华伟,咱们休息吧。”“好的。反正电视也没什么看头,不如早点休息。”说着我就起身了。


“小宝贝们,你们休息吧,我再看一会。”


陆阿姨坐在沙发上,摁着遥控器说。


“妈妈,咱们一起休息吧。”


倩倩摇着陆阿姨的胳膊说。


陆阿姨摸着倩倩的脸颊说:“倩倩,你和华伟一起休息吧,今天刚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哦,既然如此,那我和华伟先休息了,待会你也早点睡。”倩倩有些失望的说到。


说完,我和倩倩出了客厅,在走到客厅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陆阿姨,她一直看着我们,满脸的微笑,不过她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渴望和幽怨!


进了倩倩的卧室,我们就迫不及待地紧紧抱在一起,一阵拥吻后,倩倩娇喘着说:“华伟,我要!”“好的!”


我也轻喘着回答着。


我们三两下地脱掉了衣服,倩倩软软地躺在了床上,分开了两条修长的美腿,露出了半包着的粉嫩的外阴,我跪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并没有急于将挺立的大鸡巴插进去,而是伸出手指轻拂着外阴周围,伴随着每一次的触碰,倩倩的身体都会有阵阵的颤抖,“啊……华伟……哥哥,你好坏啊……人家要……啊……”倩倩迷离着双眼,妩媚的说道。


看着倩倩诱人的样子,听着她销魂的呻吟声,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将大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口,用尽全力,想一下子就插进去,却没想到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鸡巴插了快一半,就被倩倩紧紧的阴道壁挡住了去路,与此同时,倩倩娇嫩的阴道也根本无法承受我大鸡巴强烈的冲击力,“啊……”一声惨叫之后,眼泪夺眶而出,整个人更是几乎昏厥了。


我才反应过来,少女和熟女是完全不一样的,更何况这一年来我们也是聚少离多,本来也没有做过几次,再加上从寒假走后到现在更是有小半年的时间,这样的冲击对于倩倩来说,确实是根本无法承受的。


看到倩倩痛苦的样子,赶紧抽出了大鸡巴,亲吻着她的脸颊,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倩倩,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开始的时候,她的表情非常的吓人,虽然我不住的安慰着她,可是她似乎对我说的话没有一点反应,过了一会,才舒缓过来,无力的说:“华伟哥哥,啊……你好坏啊,干嘛用那么……大劲儿啊?”“对不起啊,倩倩,都是我不好,不该用那么大劲儿,一定很疼吧?不行今儿就别做了。”听到我说别做了,倩倩摇着头说:“不行啦,人家要啦,华伟哥哥,你不会轻点啊。”“好的,我轻点。”


说着我再次把大鸡巴对准了倩倩的阴道口,慢慢的前进着。


我小心翼翼将大鸡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然后慢慢的退了出来,再慢慢的进去,那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和倩倩做爱一样,在倩倩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后,我说:“倩倩,爽吗?我现在感觉像在和处女做一样。”“讨厌啦!”


倩倩娇羞着攥着小粉拳打着我的胳膊。


“小淫妇,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我加快了点抽插的速度。


“啊……华伟哥哥,啊……你好坏……啊……”“小淫妇,明明是好想,还说我好坏,再说我坏,我就停下来。”“华伟,……啊,你欺负人,……”


倩倩难为情的说到。


我笑着说:“就是欺负你了,怎么着吧,小淫妇,爽吗?”“打你,啊……华伟,打你……”


倩倩刚举起拳头准备打我,我的手就放到了她的乳房上,不停的拨弄着她粉嫩的乳头,“小淫妇,让你打我,呵呵。”倩倩的拳头无力的落在了我的手臂上,慢慢的滑落到了床单上。


“小淫妇,哦…告诉我,…爽吗?”


“不要问了,……华伟,啊……人家……人家,好难为情……啊”倩倩羞赧的说。


“不行,小淫妇,…哦…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就停工了。”我慢慢的降低了抽插的速度。


看我真的说到做到,倩倩轻咬着嘴唇,犹豫了片刻,对我说:“……华伟哥哥,好爽啊,……爽死……小淫妇了,不要停下来,……小淫妇要……”说完,倩倩紧闭着眼睛,把头扭到了一边。


“好的,既然…小淫妇,好像要…那我就给你。”我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随着我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倩倩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忽然间,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被一阵暖流包围,倩倩轻咬着牙关,身体传来阵阵痉挛,我的大鸡巴在她阴道的包夹下,也感到了阵阵酥麻,射精的感觉呼之欲出,大鸡巴努力的完成了最后一击,汹涌的精液喷射而出。我和倩倩同时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倩倩斜躺在我胳膊上说:“华伟,刚才好爽啊!”“我也很爽,不过我现在好累,可能是中午没午休的原因吧。”我有些疲惫的说到。


倩倩翻过身,右手搭着我的脖颈说:“华伟,人家更累,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下午5点才到的。”“小淫妇,回来的那么迟,居然不好好休息,还想着爽?”我刮着她的鼻子说。


“哪有啦,人家和你快半年没见了,刚回来就休息,怕你有失落的感觉,你倒好,得了便宜还数落人家的不是。”说完,倩倩轻咬着我的肩膀。


“好了好了,倩倩,我错了,你别咬了,再咬就咬破了。”我夸张的说。


“就是要咬破你,让你再欺负人家。”


倩倩又象征性的轻咬了几下后,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非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轻轻的吻了几下她的额头,然后和她愉快的进入了梦乡。


美梦正酣的时候,倩倩推醒了我,抬眼一看挂钟,才刚过午夜,我软绵绵的说:“倩倩,干嘛啊?刚睡了一会你就精神了?”“不是的,华伟,我是想,咱们应该过去看看妈妈。”倩倩趴在我的胸前说。


“都这个点了,过去干嘛?宝贝肯定睡了。”


我依旧软绵绵的说。


“华伟,妈妈肯定没睡,咱们过去看看她吧。”“你怎么那么肯定?”


“我妈妈啊,我当然了解了,咱俩在这里,她没得爽,肯定睡不着了。华伟,起来了,快点嘛。”倩倩坐了起来,抱着我的胳膊硬拽着我起身。


坐起身来,我揉了揉眼睛,喝了点水,顿时清醒了不少,然后和倩倩一起去了陆阿姨的卧室,边走边感慨道:倩倩可真是陆阿姨的好女儿啊!


进了走廊,看见些许并不是很强烈的灯光从陆阿姨的卧室门口折射了出来,我们轻轻地走到了卧室门口,顺着半开着的门向卧室看去,只见陆阿姨躺在床上,右手来回地揉捏着两只丰满的乳房,左手在阴部,纤细的手指不断得刺激着阴蒂,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时而禁闭着,彼此摩擦在一起;时而又分的特别的开,两只可爱的美脚不时的在床单上蹭来蹭去的,如此诱人的画面,在柔和的台灯灯光的映衬下,更加让陆阿姨美丽的胴体充满了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


“啊……老公,我要,……快给我,快给我吧!华伟,我的小宝贝,……快来啊……倩倩……你和……华伟只顾……自己爽,啊……妈妈,啊……妈妈,好想要啊!”陆阿姨闭着眼睛幽怨的呻吟着。


“华伟,看见了吧,我没说错吧。”


倩倩小声的和我说到。


“嗯!”


我给倩倩竖了一个大拇指。


“妈妈都喊我们了,咱们进去吧。”


“这合适吗?”


我问到。


“妈妈很需要,都喊我们了,咱们进去有什么不合适的?”倩倩不解的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宝贝在自慰,咱们就这样进去,她岂不是很难为情?”“在难为情和好像要之间,妈妈肯定会选择后者,放心吧,再说了,妈妈和咱们还有什么可拘束的?”说着,倩倩抓着我那挺立起来的大鸡巴拉着我进了陆阿姨的卧室。


也许是我们的脚步太轻了,也许是陆阿姨的自慰太过投入,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已经走了进来,她还在床上做着那些诱人的动作,还在幽怨的呻吟着。


我们走到了床边,倩倩爬到了陆阿姨的身边说:“小梅姐姐,你在叫我和华伟吗?我们来了,你就别叫了,你知道吗?你刚才叫的好幽怨的!”“啊!……”


听到了倩倩的话后,陆阿姨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和倩倩就在她身边,马上坐了起来,俯下了上身,团起了腿,双手抱在了小腿上,满脸娇羞的看了看我们后,使劲地低下了头,任由长长的秀发滑过大腿,垂到了床单上。


“小梅姐姐,你怎么了?和我们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倩倩摇着陆阿姨的胳膊问到。


陆阿姨依旧没有抬头。


“小梅姐姐,你说句话,行吗?如果不说话,我和华伟会非常的自责的。”听倩倩这么说了之后,陆阿姨微微的抬起了一点头,小声的说:“我在那样……你们就进来了,都被你们看见了,太难为情了,你们两个小冤家,就知道欺负我。”说完了又低下了头。


“妈妈,你为什么会那样呢?还不是很需要吗?我和华伟来,就是为了满足你的需要的,刚才只不过是我们不小心才看见的,我的好妈妈,你别这样了,如果你还这样的话,那我和华伟可真就是好心办坏事儿了,既然我们错了,就只好离开了。”看陆阿姨还是没有抬起头,倩倩冲我眨了眨眼,说到:“华伟,看来咱们真的是惊到妈妈了,妈妈不肯原谅咱们,咱们还是回去吧。”说完后,倩倩下了床,准备和我离开陆阿姨的卧室。我们刚迈出去几步,就听见陆阿姨幽怨的说:“真是两个小坏蛋,诚心消遣我啊,既然来了,干嘛要走啊?”陆阿姨刚说完,倩倩回身笑着说:“小梅姐姐,你终于不难为情了,是不是想要了?”看到倩倩还在拿自己开心,陆阿姨又羞赧的低下了头。


倩倩赶紧走到床边,摇着陆阿姨的胳膊说:“好了好了,我的小梅姐姐,我不再说了,你抬起头来吧。”陆阿姨终于抬起了娇羞的脸蛋,我早已坐到了床的另一侧,伸手拦在了她的腰间,“宝贝,想要吗?”陆阿姨轻打着我的胸膛说到:“小宝贝,你好坏啊!”“华伟哥哥,你还问什么啊?妈妈要是不想要,还会问咱们干嘛要走吗?”“既然如此,宝贝,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我推倒了陆阿姨,然后将挺立已久的大鸡巴插进了她那早已淫液四溢的阴道里。


看到陆阿姨自慰的时候,我的大鸡巴就已经膨胀的一塌糊涂,中间陆阿姨的扭扭捏捏让我一时之间无所适从,终于可以插进去了,进进出出好不卖力,陆阿姨在我大鸡巴连续不断的冲击下,已然在娇啼连连中,爽到了极致。


午夜到清晨,我几乎不得休息,这对绝品母女花的淫声浪叫也始终不绝于耳……从那之后,我就被这母女俩强留在了下来,只有倩倩夜班的时候,才可以回家。因为倩倩已经回来了,而且婚事也定了下来了,只是房子还没竣工,才没有举行婚礼,住进来后,陆阿姨还专门收拾出了四合院的西厢房,让我和倩倩住了进去,所以父母也没有说什么。可是父母哪里知道,每天夜里,西厢房的卧室都会成为我们性爱鏖战的战场。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够疲于应付,没几天,就难以为继了,陆阿姨看到了我憔悴的样子,很是心疼,还专门买了十全大补汤的佐料,天天给我做十全大补汤,早晚都让我滋补,没多久,我便觉得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晚上,母女俩都是在连连得求饶声中方可结束战斗。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九月初,邵叔叔回来后才得以告一段落。


邵叔叔回来后,市里要准备换届会议,我们又忙的没有了白天黑夜,半个月后,换届会议如期召开,邵叔叔如愿以偿的离开了煤运公司,进入了市纪检委任副书记。


换届会议后,听我的领导说,蒋司长因为刘绍成的事情受到了一些影响,他被调到另外一个司做副司长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康复疗养中心这个项目和部里专款拨付的工作由他的继任者负责,蒋司长和市里彻底的没有了关系,让我的领导倍感纳闷的是,刘绍成的事情市里处理的很谨慎,部里却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蒋司长的死对头对这件事情借题发挥,终于把蒋司长赶到了别的部门,最终自己上位,接替了蒋司长留下的肥缺。


这件事让我的领导百思不得其解,我反而能够猜个差不离儿,还用说吗,按照陆阿姨瑕疵必报的个性,多半是陆阿姨的功劳!蒋司长也终于为他的一夜风流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忙完了换届工作,终于盼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周末了,不过周六还是要加半天的班,下班的时候,被老妈喊去吃饭。


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赶紧去拜会周老爷去了。


大概是半个多月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我睡的特别的沉,电话响了好多声我才听到,懒洋洋的接起来之后,传来了倩倩不满的声音:“华伟,你是猪啊,响了这么久不接电话。”“小淫妇,我这不正补觉呢。”


我蔫蔫的说。


“哦,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你和小梅姐姐……”倩倩坏笑着说。


“拜托啊,我的小姑奶奶,我是在我妈这里,我真是服了你了,脑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啊?”“不是啦,华伟哥哥,我还以为你在家里呢,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所以就这么想了。”“唉,小淫妇,你没治了,你现在……”


我话没说完,客厅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洗牌声,原来老妈她们又在搓麻了,我居然没有听见,看来是真的累了。


“喂,华伟,你愣什么神呢?怎么话说了一半不说了?”倩倩这么一问,我才反应过来,“哦,刚才听见洗牌声了,原来老妈她们又在修长城,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听见。”“呵呵,看来华伟哥哥真的累了,好了,你继续睡吧,我现在下班了,准备和同事们逛街去,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啊?”“没有吧,我现在只想睡觉,呵呵。”


“哦,你睡吧,我的华伟猪,88。”


“嗯,老婆猪,88。”


挂了电话,我一看表,才4点多了,就继续睡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睡不实,还隐约的听到了老妈她们的抱怨声。


“喂喂喂,我说雁梅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当炮手啊?你看看你的牌,没用的你不打,偏打这张有用的,就算梦琪是你的顶头上司,你也犯不着这样的献媚吧?”“是啊,雁梅,就算老王做了副主任,你也用不着这么献媚啊?”乔阿姨接过了老妈的话茬,继续抱怨的说。


“唉,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说话呢?怎么就献媚了,好像雁梅没给你们点过跑,怎么偏偏她打牌我和了就说向我献媚啊?”王阿姨不满的说。


可能是陆阿姨觉得理亏吧,面对老妈她们的抱怨,一直都没言语,也可能是陆阿姨说话的声音小,我没听见。


没一会,老妈她们又开始抱怨了。


“雁梅,今儿个我看你当炮手委屈了,做炮台最合适。”乔阿姨说。


“老乔,你看雁梅的状态,蔫了吧唧、满脸憔悴的,肯定是没休息好,没休息好,除了做炮台,还能有什么原因啊?”王阿姨坏坏的说。


“你们两个不正经的东西,瞎说什么啊?你们看看雁梅,本来一下午的就没精神,现在被你们说的,头也不敢抬了。”“哎呀,老姐姐,不是我们说她,你看她最近的状态,再看看她以前的状态,老公没回来之前和老公回来之后,比较一下嘛,看都看出来了,还怪我们说啊?”王阿姨继续说到。


“是啊,雁梅,最近打牌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你们太频繁了?”老妈关切的问到。


为了听的更真切一下,我赶紧下床,悄悄的拉开了一点门缝。


“哎呀,老姐姐,你看,她点头了吧,我们没说错吧,平时又骚又色的,现在倒不要意思起来了。”乔阿姨添油加醋。


“老乔,你别没个正形,好像你不骚不色,你那些事儿,我不惜的说你了。”老妈没好气的说到。


“哎呀,老姐姐,你别针对我啊,我对雁梅可是实话实说啊。”乔阿姨依旧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


老妈顿了顿,“雁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们家谊诚不是回来了半个多月了吗,怎么还整的和小别胜新婚一样啊?至于那么夸张吗?”王阿姨接过老妈的话茬说:“是啊,雁梅这么憔悴,肯定是她们家谊诚的原因,要不是谊诚太夸张,雁梅至于这样吗?”“对啊,肯定是她们家谊诚太不怜香惜玉了,不行,得找他算账去,看看,把咱们雁梅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乔阿姨狠狠的抱怨到。


“哎呀,不是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不关谊诚的事情。”陆阿姨终于说了一句话。


“雁梅,维护老公没见过你这样的,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关他的事儿?”乔阿姨依旧不满的说。


王阿姨对乔阿姨说:“老乔,你少说两句吧,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到你嘴里成了阶级敌人了。”“雁梅,反正就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既然不是谊诚的原因,难道是你的原因?”老妈问到。


“雁梅,你说句话,成吗?你这老点头不说话的,想急死我们啊?”乔阿姨再次抱怨的说。


“对啊,雁梅,告诉我们原因吧,咱们都是最好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王阿姨说到。


“你们两个别逼雁梅,雁梅不想说就别问了。不过,雁梅,梦琪说的也没错,咱们都是最好的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真的是不能说的,就不要说了,如果可以和姐妹们说说,最好还是说出来,大家也可以帮帮你啊。”“你们别这样好不好,好像我有天大的秘密瞒着你们,和你们这些好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其实也就是给谊诚滋补的过剩了,导致他精力旺盛,我才会这样的。”陆阿姨羞怯怯的说到。


“哎呀,我当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是性福泛滥啊!”乔阿姨笑着说。


“雁梅,你也太那个了吧,谊诚才多大啊?你就给他滋补,看看,补出富余了吧,都用在你身上了,自作自受。”王阿姨也笑着说。


“你们别笑了,我给谊诚滋补是有原因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什么原因啊,你倒是说说啊?”


乔阿姨笑的更开心了。


“是啊,是啊,你倒是说说啊?”


王阿姨也附和的说。


老妈没言语,肯定也在笑。


“谊诚刚回来那会,我们两个很和谐,没多长时间,谊诚就不行了,说我太夸张了,满足不了我了。这不怪谊诚,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我就给谊诚做了十全大补汤,想给他补补身子,这样他好、我也好,没想到,滋补完了之后,谊诚的精力居然出奇的旺盛,我渐渐的招架不住了,结果就这样了。”听到了陆阿姨的话,我才知道,受滋补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原来邵叔叔也在喝十全大补汤。


“雁梅,都补出富余了,你不会停几顿啊?再说了,你满足了就好了,管他精力旺盛不旺盛呢,不会拒绝他啊?”王阿姨埋怨的说。


“我是想停几顿,可是谊诚喜欢吃,我又不好不做。”“喜欢吃尽管让他吃,你就不会拒绝他啊?”


乔阿姨说。


“哎呀,你说的轻巧,我倒是想拒绝了,谊诚劲儿那么大,我拒绝的了吗?再说了,你和老公那样的时候,除非是他那个害人的东西软了或者主动出来,否则,他会罢休吗?”陆阿姨没好气问乔阿姨。


“我老公,我让他出来就得出来,不出来,夹断他。”乔阿姨炫耀的说。


“好了好了,别逗嘴了。雁梅,你给谊诚做的十全大补汤?他这么喜欢喝啊?”老妈问到。


“嗯,他非常喜欢喝,天天都要。”


“那你是怎么做的?”


“把那些滋补的东西放到小煲里,熬出来就可以了,他每天喝两碗,我就给他做两碗。”“需要的补品佐料之类的是不是配的特别齐啊?”“嗯,必须得配齐了才行,否则味就不一样了。”“雁梅啊,不是我说你,你就不会耍点花样、减点量啊?”“怎么减量啊?”


陆阿姨不解的问。


“猪脑子啊?怎么说你呢,就那点东西,你把一顿的分成三顿的做,不就减量了吗?你也不想想,进补的少了,精力自然就下来了,这样不就和谐了吗?”“是啊,老姐姐,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陆阿姨恍然大悟的说。


“你个猪脑子,能想到什么啊?就知道夜夜做新娘。”王阿姨调侃的说。


“呵呵,老王,人家雁梅是夜夜做新娘,回回抓床杆,天天换床单。”乔阿姨说的更夸张。


“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两口子那点事儿,看给你们乐的,好想你们不是?”陆阿姨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别说了,耽误了这么多工夫,继续打牌了。”老妈赶紧催促到。


老妈她们终于说完了,我悄悄的关上了门,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那些话,我才知道,原来熟女们在一起聊天,话题也离不开食色性也,而且还更加的肆无忌惮。


那天之后,陆阿姨按照老妈的方法,做十全大补汤的时候减了量,她渐渐的不再憔悴了,而且脸上时刻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月底,我们这里两天之内发生了两起恶性致残案件,第一起案件是被撤了职的刘绍成晚上喝完闷酒,回家的途中,遭到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的攻击,四肢全部骨折,其中右腿最为严重,完全失去了恢复的可能,以后只能依靠拐杖走路了;第二起案件是失了业的李翔升被人拉到了郊外,一通暴打,他比刘绍成结实,四肢都没事儿,不过比刘绍成悲催的是,他的春袋被打裂了,永远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


这两起案件难道又是陆阿姨的报复?我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真要报复,陆阿姨当初也犯不着给这俩王八蛋求情。还是另有仇家所为?谁又是他们的仇家呢?


我实在是不得而知了……


倩倩终于毕业了,毕业考试、论文答辩还有等着发毕业证,前前后后蹉跎了一个多月,在学校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倩倩总是抱怨学校的办事效率太过低下了,可我和陆阿姨却对学校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他们的办事效率,恐怕收拾刘绍成和李翔升的事情,是无论如何都瞒不过倩倩的。


我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之后,倩倩适时的回来了,宛如演戏,一切都像是安排好了一样。


倩倩回来的时候,不是周末,我走不开,是陆阿姨接的倩倩,好容易挨到了下班,我飞一般的去了陆阿姨家。


进屋后,母女俩看着电视,陆阿姨端坐在沙发上,而倩倩则淘气的躺在陆阿姨怀里撒着娇,见我进来后,陆阿姨赶紧说:“华伟,你可来了,倩倩回来后,一进屋就开始欺负我。”“那有啦,妈妈,人家好长时间没见你了,才和你这么亲热的,居然说人家爱欺负你。”倩倩笑着说。


“好好好,是亲热,不是欺负,现在华伟来了,就别缠着我不放了吧。”说着陆阿姨就要起身。


倩倩抱着陆阿姨的胳膊说:“妈妈,再让我躺一会嘛,人家好累的。”“我的小祖宗,看看表,7点多了,你不饿啊?我不得给你们俩个活宝做饭去啊?这不华伟也来了,要躺你躺他身上吧。”陆阿姨挣脱了倩倩的胳膊,去了厨房。


“华伟哥哥,坐过来吧。”


倩倩趴在沙发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我。


“不过去!”


我笑着说。


“讨厌,都几个月没见了,叫你过来,你还不过来。”倩倩撅着嘴不满的说。


“呵呵,我过来。”


我走了过去,刚坐到了沙发上,倩倩就马上起身,坐到了我的腿上,抱着我的脖子问我:“华伟,想我了吗?”“怎么能不想呢?天天都在想。”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到。


“华伟哥哥,我也想你。”


说着倩倩就和我吻在了一起。


倩倩边吻着我,边解开了我半袖衫的扣子,将我的胸膛完全的裸露出来后,用手指拨弄着我的乳头,在她芊芊玉指的刺激下,一种酥麻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的手也慢慢的伸向了她的胸部,隔着低胸睡裙,抚摸着她的乳房。


片刻,倩倩就有些难以自持了,轻轻的推开了我,把睡裙的吊带褪下了肩膀,向下拉了一下睡裙的胸口,露出了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我用手指拨弄着粉嫩的乳头说:“小淫妇,摆明了要勾引我的,居然不穿胸罩。”“哪有啦,啊…人家在家里,干嘛…要穿啊?”倩倩颤抖着身体,娇媚的说到。


我揉捏着她的乳房说:“小淫妇,小半年没见,又变大了。”“讨厌啦!”


倩倩的小粉拳打在了我的身上。


“小淫妇,居然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我的右手揽过了倩倩后背,向前一搂,倩倩的乳房就贴在了我的眼前,我伸出了舌头,用舌尖刺激她的乳头,左手慢慢的伸进了她的裙底。


“华伟哥哥,不要啊……”


倩倩呻吟着说。


我没有理会倩倩的求饶,而是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


倩倩的阴部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我没有将手指伸进阴道,而是在外阴部分游走了几个回合后,就不停的刺激着她的阴蒂。


在乳头和阴蒂被双重刺激的状态下,倩倩的身体愈加的颤抖,她的双手时而攥成小粉拳,轻轻的打着我,时而又想把我推开,可是无论她怎么做,都显得那么的徒劳,只有那悦耳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诱人了。


我们忘我的缠绵着,丝毫没有注意到陆阿姨已经进到了客厅。


大概是倩倩用余光扫到了陆阿姨,然后推开了我,我和倩倩有些尴尬的看着陆阿姨。


陆阿姨倒是很自然的说:“小宝贝们,不好意思的,按说不该打扰你们,只是饭已经做好了,怕你们饿着。”说完,陆阿姨就离开了客厅。


我和倩倩赶紧穿好了衣服出去吃饭。


饭桌上,倩倩对陆阿姨抱怨:“妈妈,你好坏啊,还悄悄的进来,干嘛不喊一声呢?”“冤枉啊,我喊了你们好多声,你俩谁都不答应,我才进去的。”陆阿姨貌似委屈的说。


“那你进去后怎么还静悄悄的啊?”


倩倩依然不满的说。


陆阿姨笑着说:“看你们两个那么投入,我哪好意思打扰啊。”“不管了,反正进去后还静悄悄的,就是妈妈的不对。”倩倩不依不饶的说。


“好了啦,我的小祖宗,是我的不对,行了吗?好好吃饭吧。”这么说完后,倩倩才算是满意了。


晚饭后,我们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刚看了一小会,倩倩就说:“妈妈,华伟,咱们休息吧。”“好的。反正电视也没什么看头,不如早点休息。”说着我就起身了。


“小宝贝们,你们休息吧,我再看一会。”


陆阿姨坐在沙发上,摁着遥控器说。


“妈妈,咱们一起休息吧。”


倩倩摇着陆阿姨的胳膊说。


陆阿姨摸着倩倩的脸颊说:“倩倩,你和华伟一起休息吧,今天刚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哦,既然如此,那我和华伟先休息了,待会你也早点睡。”倩倩有些失望的说到。


说完,我和倩倩出了客厅,在走到客厅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陆阿姨,她一直看着我们,满脸的微笑,不过她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渴望和幽怨!


进了倩倩的卧室,我们就迫不及待地紧紧抱在一起,一阵拥吻后,倩倩娇喘着说:“华伟,我要!”“好的!”


我也轻喘着回答着。


我们三两下地脱掉了衣服,倩倩软软地躺在了床上,分开了两条修长的美腿,露出了半包着的粉嫩的外阴,我跪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并没有急于将挺立的大鸡巴插进去,而是伸出手指轻拂着外阴周围,伴随着每一次的触碰,倩倩的身体都会有阵阵的颤抖,“啊……华伟……哥哥,你好坏啊……人家要……啊……”倩倩迷离着双眼,妩媚的说道。


看着倩倩诱人的样子,听着她销魂的呻吟声,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将大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口,用尽全力,想一下子就插进去,却没想到遇到了强大的阻力,鸡巴插了快一半,就被倩倩紧紧的阴道壁挡住了去路,与此同时,倩倩娇嫩的阴道也根本无法承受我大鸡巴强烈的冲击力,“啊……”一声惨叫之后,眼泪夺眶而出,整个人更是几乎昏厥了。


我才反应过来,少女和熟女是完全不一样的,更何况这一年来我们也是聚少离多,本来也没有做过几次,再加上从寒假走后到现在更是有小半年的时间,这样的冲击对于倩倩来说,确实是根本无法承受的。


看到倩倩痛苦的样子,赶紧抽出了大鸡巴,亲吻着她的脸颊,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倩倩,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开始的时候,她的表情非常的吓人,虽然我不住的安慰着她,可是她似乎对我说的话没有一点反应,过了一会,才舒缓过来,无力的说:“华伟哥哥,啊……你好坏啊,干嘛用那么……大劲儿啊?”“对不起啊,倩倩,都是我不好,不该用那么大劲儿,一定很疼吧?不行今儿就别做了。”听到我说别做了,倩倩摇着头说:“不行啦,人家要啦,华伟哥哥,你不会轻点啊。”“好的,我轻点。”


说着我再次把大鸡巴对准了倩倩的阴道口,慢慢的前进着。


我小心翼翼将大鸡巴顶到了阴道的尽头,然后慢慢的退了出来,再慢慢的进去,那种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和倩倩做爱一样,在倩倩露出了享受的表情后,我说:“倩倩,爽吗?我现在感觉像在和处女做一样。”“讨厌啦!”


倩倩娇羞着攥着小粉拳打着我的胳膊。


“小淫妇,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我加快了点抽插的速度。


“啊……华伟哥哥,啊……你好坏……啊……”“小淫妇,明明是好想,还说我好坏,再说我坏,我就停下来。”“华伟,……啊,你欺负人,……”


倩倩难为情的说到。


我笑着说:“就是欺负你了,怎么着吧,小淫妇,爽吗?”“打你,啊……华伟,打你……”


倩倩刚举起拳头准备打我,我的手就放到了她的乳房上,不停的拨弄着她粉嫩的乳头,“小淫妇,让你打我,呵呵。”倩倩的拳头无力的落在了我的手臂上,慢慢的滑落到了床单上。


“小淫妇,哦…告诉我,…爽吗?”


“不要问了,……华伟,啊……人家……人家,好难为情……啊”倩倩羞赧的说。


“不行,小淫妇,…哦…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就停工了。”我慢慢的降低了抽插的速度。


看我真的说到做到,倩倩轻咬着嘴唇,犹豫了片刻,对我说:“……华伟哥哥,好爽啊,……爽死……小淫妇了,不要停下来,……小淫妇要……”说完,倩倩紧闭着眼睛,把头扭到了一边。


“好的,既然…小淫妇,好像要…那我就给你。”我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随着我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倩倩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忽然间,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被一阵暖流包围,倩倩轻咬着牙关,身体传来阵阵痉挛,我的大鸡巴在她阴道的包夹下,也感到了阵阵酥麻,射精的感觉呼之欲出,大鸡巴努力的完成了最后一击,汹涌的精液喷射而出。我和倩倩同时达到了高潮……高潮过后,倩倩斜躺在我胳膊上说:“华伟,刚才好爽啊!”“我也很爽,不过我现在好累,可能是中午没午休的原因吧。”我有些疲惫的说到。


倩倩翻过身,右手搭着我的脖颈说:“华伟,人家更累,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下午5点才到的。”“小淫妇,回来的那么迟,居然不好好休息,还想着爽?”我刮着她的鼻子说。


“哪有啦,人家和你快半年没见了,刚回来就休息,怕你有失落的感觉,你倒好,得了便宜还数落人家的不是。”说完,倩倩轻咬着我的肩膀。


“好了好了,倩倩,我错了,你别咬了,再咬就咬破了。”我夸张的说。


“就是要咬破你,让你再欺负人家。”


倩倩又象征性的轻咬了几下后,靠在了我的肩膀上,非常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我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轻轻的吻了几下她的额头,然后和她愉快的进入了梦乡。


美梦正酣的时候,倩倩推醒了我,抬眼一看挂钟,才刚过午夜,我软绵绵的说:“倩倩,干嘛啊?刚睡了一会你就精神了?”“不是的,华伟,我是想,咱们应该过去看看妈妈。”倩倩趴在我的胸前说。


“都这个点了,过去干嘛?宝贝肯定睡了。”


我依旧软绵绵的说。


“华伟,妈妈肯定没睡,咱们过去看看她吧。”“你怎么那么肯定?”


“我妈妈啊,我当然了解了,咱俩在这里,她没得爽,肯定睡不着了。华伟,起来了,快点嘛。”倩倩坐了起来,抱着我的胳膊硬拽着我起身。


坐起身来,我揉了揉眼睛,喝了点水,顿时清醒了不少,然后和倩倩一起去了陆阿姨的卧室,边走边感慨道:倩倩可真是陆阿姨的好女儿啊!


进了走廊,看见些许并不是很强烈的灯光从陆阿姨的卧室门口折射了出来,我们轻轻地走到了卧室门口,顺着半开着的门向卧室看去,只见陆阿姨躺在床上,右手来回地揉捏着两只丰满的乳房,左手在阴部,纤细的手指不断得刺激着阴蒂,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时而禁闭着,彼此摩擦在一起;时而又分的特别的开,两只可爱的美脚不时的在床单上蹭来蹭去的,如此诱人的画面,在柔和的台灯灯光的映衬下,更加让陆阿姨美丽的胴体充满了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


“啊……老公,我要,……快给我,快给我吧!华伟,我的小宝贝,……快来啊……倩倩……你和……华伟只顾……自己爽,啊……妈妈,啊……妈妈,好想要啊!”陆阿姨闭着眼睛幽怨的呻吟着。


“华伟,看见了吧,我没说错吧。”


倩倩小声的和我说到。


“嗯!”


我给倩倩竖了一个大拇指。


“妈妈都喊我们了,咱们进去吧。”


“这合适吗?”


我问到。


“妈妈很需要,都喊我们了,咱们进去有什么不合适的?”倩倩不解的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宝贝在自慰,咱们就这样进去,她岂不是很难为情?”“在难为情和好像要之间,妈妈肯定会选择后者,放心吧,再说了,妈妈和咱们还有什么可拘束的?”说着,倩倩抓着我那挺立起来的大鸡巴拉着我进了陆阿姨的卧室。


也许是我们的脚步太轻了,也许是陆阿姨的自慰太过投入,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已经走了进来,她还在床上做着那些诱人的动作,还在幽怨的呻吟着。


我们走到了床边,倩倩爬到了陆阿姨的身边说:“小梅姐姐,你在叫我和华伟吗?我们来了,你就别叫了,你知道吗?你刚才叫的好幽怨的!”“啊!……”


听到了倩倩的话后,陆阿姨惊叫一声,睁开了眼睛,看见我和倩倩就在她身边,马上坐了起来,俯下了上身,团起了腿,双手抱在了小腿上,满脸娇羞的看了看我们后,使劲地低下了头,任由长长的秀发滑过大腿,垂到了床单上。


“小梅姐姐,你怎么了?和我们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倩倩摇着陆阿姨的胳膊问到。


陆阿姨依旧没有抬头。


“小梅姐姐,你说句话,行吗?如果不说话,我和华伟会非常的自责的。”听倩倩这么说了之后,陆阿姨微微的抬起了一点头,小声的说:“我在那样……你们就进来了,都被你们看见了,太难为情了,你们两个小冤家,就知道欺负我。”说完了又低下了头。


“妈妈,你为什么会那样呢?还不是很需要吗?我和华伟来,就是为了满足你的需要的,刚才只不过是我们不小心才看见的,我的好妈妈,你别这样了,如果你还这样的话,那我和华伟可真就是好心办坏事儿了,既然我们错了,就只好离开了。”看陆阿姨还是没有抬起头,倩倩冲我眨了眨眼,说到:“华伟,看来咱们真的是惊到妈妈了,妈妈不肯原谅咱们,咱们还是回去吧。”说完后,倩倩下了床,准备和我离开陆阿姨的卧室。我们刚迈出去几步,就听见陆阿姨幽怨的说:“真是两个小坏蛋,诚心消遣我啊,既然来了,干嘛要走啊?”陆阿姨刚说完,倩倩回身笑着说:“小梅姐姐,你终于不难为情了,是不是想要了?”看到倩倩还在拿自己开心,陆阿姨又羞赧的低下了头。


倩倩赶紧走到床边,摇着陆阿姨的胳膊说:“好了好了,我的小梅姐姐,我不再说了,你抬起头来吧。”陆阿姨终于抬起了娇羞的脸蛋,我早已坐到了床的另一侧,伸手拦在了她的腰间,“宝贝,想要吗?”陆阿姨轻打着我的胸膛说到:“小宝贝,你好坏啊!”“华伟哥哥,你还问什么啊?妈妈要是不想要,还会问咱们干嘛要走吗?”“既然如此,宝贝,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我推倒了陆阿姨,然后将挺立已久的大鸡巴插进了她那早已淫液四溢的阴道里。


看到陆阿姨自慰的时候,我的大鸡巴就已经膨胀的一塌糊涂,中间陆阿姨的扭扭捏捏让我一时之间无所适从,终于可以插进去了,进进出出好不卖力,陆阿姨在我大鸡巴连续不断的冲击下,已然在娇啼连连中,爽到了极致。


午夜到清晨,我几乎不得休息,这对绝品母女花的淫声浪叫也始终不绝于耳……从那之后,我就被这母女俩强留在了下来,只有倩倩夜班的时候,才可以回家。因为倩倩已经回来了,而且婚事也定了下来了,只是房子还没竣工,才没有举行婚礼,住进来后,陆阿姨还专门收拾出了四合院的西厢房,让我和倩倩住了进去,所以父母也没有说什么。可是父母哪里知道,每天夜里,西厢房的卧室都会成为我们性爱鏖战的战场。


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够疲于应付,没几天,就难以为继了,陆阿姨看到了我憔悴的样子,很是心疼,还专门买了十全大补汤的佐料,天天给我做十全大补汤,早晚都让我滋补,没多久,我便觉得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晚上,母女俩都是在连连得求饶声中方可结束战斗。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九月初,邵叔叔回来后才得以告一段落。


邵叔叔回来后,市里要准备换届会议,我们又忙的没有了白天黑夜,半个月后,换届会议如期召开,邵叔叔如愿以偿的离开了煤运公司,进入了市纪检委任副书记。


换届会议后,听我的领导说,蒋司长因为刘绍成的事情受到了一些影响,他被调到另外一个司做副司长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康复疗养中心这个项目和部里专款拨付的工作由他的继任者负责,蒋司长和市里彻底的没有了关系,让我的领导倍感纳闷的是,刘绍成的事情市里处理的很谨慎,部里却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蒋司长的死对头对这件事情借题发挥,终于把蒋司长赶到了别的部门,最终自己上位,接替了蒋司长留下的肥缺。


这件事让我的领导百思不得其解,我反而能够猜个差不离儿,还用说吗,按照陆阿姨瑕疵必报的个性,多半是陆阿姨的功劳!蒋司长也终于为他的一夜风流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忙完了换届工作,终于盼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周末了,不过周六还是要加半天的班,下班的时候,被老妈喊去吃饭。


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赶紧去拜会周老爷去了。


大概是半个多月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我睡的特别的沉,电话响了好多声我才听到,懒洋洋的接起来之后,传来了倩倩不满的声音:“华伟,你是猪啊,响了这么久不接电话。”“小淫妇,我这不正补觉呢。”


我蔫蔫的说。


“哦,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你和小梅姐姐……”倩倩坏笑着说。


“拜托啊,我的小姑奶奶,我是在我妈这里,我真是服了你了,脑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啊?”“不是啦,华伟哥哥,我还以为你在家里呢,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所以就这么想了。”“唉,小淫妇,你没治了,你现在……”


我话没说完,客厅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洗牌声,原来老妈她们又在搓麻了,我居然没有听见,看来是真的累了。


“喂,华伟,你愣什么神呢?怎么话说了一半不说了?”倩倩这么一问,我才反应过来,“哦,刚才听见洗牌声了,原来老妈她们又在修长城,我睡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听见。”“呵呵,看来华伟哥哥真的累了,好了,你继续睡吧,我现在下班了,准备和同事们逛街去,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啊?”“没有吧,我现在只想睡觉,呵呵。”


“哦,你睡吧,我的华伟猪,88。”


“嗯,老婆猪,88。”


挂了电话,我一看表,才4点多了,就继续睡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睡不实,还隐约的听到了老妈她们的抱怨声。


“喂喂喂,我说雁梅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当炮手啊?你看看你的牌,没用的你不打,偏打这张有用的,就算梦琪是你的顶头上司,你也犯不着这样的献媚吧?”“是啊,雁梅,就算老王做了副主任,你也用不着这么献媚啊?”乔阿姨接过了老妈的话茬,继续抱怨的说。


“唉,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说话呢?怎么就献媚了,好像雁梅没给你们点过跑,怎么偏偏她打牌我和了就说向我献媚啊?”王阿姨不满的说。


可能是陆阿姨觉得理亏吧,面对老妈她们的抱怨,一直都没言语,也可能是陆阿姨说话的声音小,我没听见。


没一会,老妈她们又开始抱怨了。


“雁梅,今儿个我看你当炮手委屈了,做炮台最合适。”乔阿姨说。


“老乔,你看雁梅的状态,蔫了吧唧、满脸憔悴的,肯定是没休息好,没休息好,除了做炮台,还能有什么原因啊?”王阿姨坏坏的说。


“你们两个不正经的东西,瞎说什么啊?你们看看雁梅,本来一下午的就没精神,现在被你们说的,头也不敢抬了。”“哎呀,老姐姐,不是我们说她,你看她最近的状态,再看看她以前的状态,老公没回来之前和老公回来之后,比较一下嘛,看都看出来了,还怪我们说啊?”王阿姨继续说到。


“是啊,雁梅,最近打牌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你们太频繁了?”老妈关切的问到。


为了听的更真切一下,我赶紧下床,悄悄的拉开了一点门缝。


“哎呀,老姐姐,你看,她点头了吧,我们没说错吧,平时又骚又色的,现在倒不要意思起来了。”乔阿姨添油加醋。


“老乔,你别没个正形,好像你不骚不色,你那些事儿,我不惜的说你了。”老妈没好气的说到。


“哎呀,老姐姐,你别针对我啊,我对雁梅可是实话实说啊。”乔阿姨依旧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


老妈顿了顿,“雁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们家谊诚不是回来了半个多月了吗,怎么还整的和小别胜新婚一样啊?至于那么夸张吗?”王阿姨接过老妈的话茬说:“是啊,雁梅这么憔悴,肯定是她们家谊诚的原因,要不是谊诚太夸张,雁梅至于这样吗?”“对啊,肯定是她们家谊诚太不怜香惜玉了,不行,得找他算账去,看看,把咱们雁梅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乔阿姨狠狠的抱怨到。


“哎呀,不是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不关谊诚的事情。”陆阿姨终于说了一句话。


“雁梅,维护老公没见过你这样的,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关他的事儿?”乔阿姨依旧不满的说。


王阿姨对乔阿姨说:“老乔,你少说两句吧,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到你嘴里成了阶级敌人了。”“雁梅,反正就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既然不是谊诚的原因,难道是你的原因?”老妈问到。


“雁梅,你说句话,成吗?你这老点头不说话的,想急死我们啊?”乔阿姨再次抱怨的说。


“对啊,雁梅,告诉我们原因吧,咱们都是最好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王阿姨说到。


“你们两个别逼雁梅,雁梅不想说就别问了。不过,雁梅,梦琪说的也没错,咱们都是最好的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真的是不能说的,就不要说了,如果可以和姐妹们说说,最好还是说出来,大家也可以帮帮你啊。”“你们别这样好不好,好像我有天大的秘密瞒着你们,和你们这些好姐妹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其实也就是给谊诚滋补的过剩了,导致他精力旺盛,我才会这样的。”陆阿姨羞怯怯的说到。


“哎呀,我当是怎么回事儿呢,原来是性福泛滥啊!”乔阿姨笑着说。


“雁梅,你也太那个了吧,谊诚才多大啊?你就给他滋补,看看,补出富余了吧,都用在你身上了,自作自受。”王阿姨也笑着说。


“你们别笑了,我给谊诚滋补是有原因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什么原因啊,你倒是说说啊?”


乔阿姨笑的更开心了。


“是啊,是啊,你倒是说说啊?”


王阿姨也附和的说。


老妈没言语,肯定也在笑。


“谊诚刚回来那会,我们两个很和谐,没多长时间,谊诚就不行了,说我太夸张了,满足不了我了。这不怪谊诚,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我就给谊诚做了十全大补汤,想给他补补身子,这样他好、我也好,没想到,滋补完了之后,谊诚的精力居然出奇的旺盛,我渐渐的招架不住了,结果就这样了。”听到了陆阿姨的话,我才知道,受滋补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原来邵叔叔也在喝十全大补汤。


“雁梅,都补出富余了,你不会停几顿啊?再说了,你满足了就好了,管他精力旺盛不旺盛呢,不会拒绝他啊?”王阿姨埋怨的说。


“我是想停几顿,可是谊诚喜欢吃,我又不好不做。”“喜欢吃尽管让他吃,你就不会拒绝他啊?”


乔阿姨说。


“哎呀,你说的轻巧,我倒是想拒绝了,谊诚劲儿那么大,我拒绝的了吗?再说了,你和老公那样的时候,除非是他那个害人的东西软了或者主动出来,否则,他会罢休吗?”陆阿姨没好气问乔阿姨。


“我老公,我让他出来就得出来,不出来,夹断他。”乔阿姨炫耀的说。


“好了好了,别逗嘴了。雁梅,你给谊诚做的十全大补汤?他这么喜欢喝啊?”老妈问到。


“嗯,他非常喜欢喝,天天都要。”


“那你是怎么做的?”


“把那些滋补的东西放到小煲里,熬出来就可以了,他每天喝两碗,我就给他做两碗。”“需要的补品佐料之类的是不是配的特别齐啊?”“嗯,必须得配齐了才行,否则味就不一样了。”“雁梅啊,不是我说你,你就不会耍点花样、减点量啊?”“怎么减量啊?”


陆阿姨不解的问。


“猪脑子啊?怎么说你呢,就那点东西,你把一顿的分成三顿的做,不就减量了吗?你也不想想,进补的少了,精力自然就下来了,这样不就和谐了吗?”“是啊,老姐姐,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陆阿姨恍然大悟的说。


“你个猪脑子,能想到什么啊?就知道夜夜做新娘。”王阿姨调侃的说。


“呵呵,老王,人家雁梅是夜夜做新娘,回回抓床杆,天天换床单。”乔阿姨说的更夸张。


“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两口子那点事儿,看给你们乐的,好想你们不是?”陆阿姨反唇相讥。


“好了好了,别说了,耽误了这么多工夫,继续打牌了。”老妈赶紧催促到。


老妈她们终于说完了,我悄悄的关上了门,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那些话,我才知道,原来熟女们在一起聊天,话题也离不开食色性也,而且还更加的肆无忌惮。


那天之后,陆阿姨按照老妈的方法,做十全大补汤的时候减了量,她渐渐的不再憔悴了,而且脸上时刻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月底,我们这里两天之内发生了两起恶性致残案件,第一起案件是被撤了职的刘绍成晚上喝完闷酒,回家的途中,遭到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的攻击,四肢全部骨折,其中右腿最为严重,完全失去了恢复的可能,以后只能依靠拐杖走路了;第二起案件是失了业的李翔升被人拉到了郊外,一通暴打,他比刘绍成结实,四肢都没事儿,不过比刘绍成悲催的是,他的春袋被打裂了,永远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


这两起案件难道又是陆阿姨的报复?我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真要报复,陆阿姨当初也犯不着给这俩王八蛋求情。还是另有仇家所为?谁又是他们的仇家呢?


我实在是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