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群交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妈妈的群交
妈妈的群交




“美国……美国有什么好啊,我英语这么差,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我和好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刘睿在课间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谈,我无意中说 到那个胡胖子是美国人,他对此很惊讶。


“哎呦!大哥,你去了那里,周围全是说英语的人,你不就学会了?而且你 知道,美国的学生可轻松了,我从书上看到说他们那里基本没有作业,上课就和 玩儿一样,而且连考试都没有!”刘睿对我“看不上”美国很是不解。


“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真的啊?!”我大吃一惊,那简直就是天堂啊!我 现在每天做那些破习题、破卷子,都快疯了。而且每个月都有月考,还有期末考 试、市联考、会考等等,每次考试只要下降一点儿名次,班主任就会把我叫到办 公室,有时候还会叫家长。所以,我特别害怕考试。


“对啊!而且能随便玩电脑、玩游戏,周末去游乐园什么的,没人管你。”


“这么好!你从哪里听说的啊?”


“我从电视上还有报纸上看来的,差不了多少。”


我们越说越兴奋,仿佛就看到了没有考试负担的我在美国幸福的生活了。看 着刘睿艳羡的目光,我别提多激动了,对刘胖子的好感瞬间上升了好几层。而且 妈妈好像也很喜欢他,他们也都……那个啥了,将来结婚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那我以后就不用考试,不用做作业喽!当然,长大后的我知道即使在美国,学生 也不是无忧无虑的。


下一节课虽然是班主任的数学课,但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听进去,满脑子全是 想着我的美国梦。一直到放学回家,我都是在憧憬着未来……


“啊!”胡胖子被吓了一跳,几滴尿都撒到马桶外面去了。


我一直想着美国,回家上厕所,根本没注意到厕所里面有人,打开门才看见 胡胖子正埋头小便。


“嗯……啊……胡叔叔啊?”我也有些慌张。


“嗯……呵呵,小鑫哈,你妈妈去买菜了。叔叔上完了,你来上吧!”胡胖 子有些惊讶,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叔叔”。其实这也是我态度转变的一个表 现,这个扭着硕大屁股的老男人,在我心中也没那么猥琐了,仿佛他就是一趟通 往美国“无考试”天堂的快车。


‘嗯……好多毛,好黑啊!和成人电影里一样。’在胡胖子低头拉裤子拉炼 的时候,我发现他的阴茎特别黑,暗紫色的龟头一小半被包皮包住,杂乱的阴毛 像一片茂密的森林,‘看来这就是“操过女人”的鸡巴的真实样子。’我心想。


‘那……刚才那个……就是进入过我妈妈阴道的……阴茎啊……要是它勃起 了,会不会很大?’我越想越兴奋,阴茎开始勃起,手抓住阴茎都不好对准了, 把地板尿湿了一片。


胡老胖子来我家现在已经是常事了,每周也都会留在我家过夜一次。我每次 都会喝很多水,等到被尿憋醒去偷听他和妈妈做爱的声音,不过偶尔也有失算, 没醒过来。


晚上胡胖子在我家吃的晚饭,不过并没有留下来过夜,差不多九点多一点儿 就开车走了。


周六晚上当然是我上网冲浪的时间,也会趁着母亲不注意,浏览一下色情网 站,事后马上清除浏览记录和历史。可这一次……


‘这是什么?’当我删完今天浏览的所有网页后,发现下面还有几条历史记 录,时间是下午四点钟。


‘George’sSecretBlog,是一个个人网页啊,可能 是胡叔叔浏览的吧!嗯,他从美国来的,肯定会浏览一些国外的网站吧!’我点 开了那个网站,里面一共有五篇日志,每一篇都有同一个名字“人母惠的调教日 记X”,X是不同的数字,代表这个日志的发表顺序。


当然,胡胖子也是个男人,他当然也会浏览一些色情网站,可是我粗略的看 了一下这几篇日志,却不这么想了。


首先,“惠”是我母亲名字中最后一个字;再有,日志中出现的所谓被“调 教”的女主人公“绵惠”的信息基本上都和我母亲吻合:单身母亲,中学英语教 师,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体态优雅等等。这应该就是胡胖子自己的一个秘密个人 主页,可是他写这些做什么呢?我完全被他搞糊涂了。


在第一篇日志,也就是“绵惠的调教日记1”里,胡胖子只是简单的说明他 和我妈妈是经人介绍认识,没想到女方对他很是热情,这勾起了他年轻时代调教 癖好的热情,所以申请了这个个人网站,并介绍了我妈的一些基本情况,并附有 一张把我妈妈眼睛遮挡住的照片。


第二、第三篇,讲述了他和我妈妈发展迅速,并成功上了“绵惠”的床,并 详细描述了那次性爱。


到了第四篇,我直接就震惊了。这篇日志最上面是一幅分辨率很高的图片, 胡叔叔和另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叔叔,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一左一右把我 妈抬起来——我妈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丝袜,连内裤都没有穿,男人们的鸡巴都冲 着她的肉穴挺立着,胡叔叔的一只大手还放在我妈的会阴附近。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平日里温柔的、端庄的妈妈?她像 一个妓女一样被两个裸体男人抱起!


“调教第一步成功,成功让这个骚货接受3P,看来绿卡的诱惑力对她实在 是太大了!”在照片的下面有这样一段文字。


原来……原来,原来妈妈和我一样,都是很想去美国。可是,她这样出卖自 己的肉体,值得么?


而下一张照片中,胡叔叔两根手指嵌入我妈的阴道,原本闭合的阴道被扒成 一个小洞,一小堆精液从里面缓缓地流出……


“这骚货今天是安全期,我干了她三次,老刘干了她两次,都是内射,好久 没这么爽了。看,这就是我和老刘浇灌给她的精液,都从她的肉洞流出来了!”



我的内心开始纠结起来,最终我还是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刘睿给我介绍 的美国,就像天堂一样,对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而我心里也抱着一丝幻想, 幻想母亲是喜欢这样的,不是受胡胖子“绿卡”的威逼利诱才这样做的。母亲, 真的是这样么?


当我眼睛扫过这篇日志的评论栏时,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一个看语气好像 是胡叔叔的熟人抱怨没有中间做爱的图片,胡叔叔则回应说下周六就会更新一个 全程拍摄的视频,不出意外还会有肛交内容。


下周六……不就是今天么?我的心越跳越快。现在是十点钟左右,胡叔叔九 点左右离开,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回到他的住所,那么现在他就在上传视频了!


我把这个网址保存下来,关了电脑,假装睡起觉来。


半夜,一直处于高度亢奋的我从被窝中爬起,悄悄摸到电脑旁,打开胡叔叔 那个网站。果然,第五篇日志已经发布了,里面有一个视频,配了两个单词—— “Enjoyit”。


视频开始了,摄像机应该是被固定在了一个脚架上,影像里,我妈妈和胡叔 叔、照片里那个老刘以及一个黑人坐在一个大沙发上。


“这……不太好吧……万一不小心被别人看到怎么办?”我妈很不情愿的靠 在胡叔叔身上说。


“没什么的啦,只是我们自己看。上次咱们一起玩,你也认识了。他,我刚 才也给你介绍了,我的老朋友科尔,也会说中文,在首都那里工作。”


科尔,应该指的是视频中的黑人。他们这个意思,是要一起上我妈?天呐! 这样我妈受得了么?还有一个黑人,听说黑人的阴茎又粗又大,还特别持久。


“美丽的太太,我经常和这两个朋友一起,不要害怕。”那个叫科尔的黑人 用生硬的中文说。


“好啦,好啦,什么都别说了,你快去穿上我给你准备好的衣服。要不,我 可就不和你结婚了,你也就别想……”胡叔叔脸色一暗,我妈只得不情愿的走出 镜头。


我妈不在镜头这段时候,这三个人用英文“叽叽呱呱”的说了好多,我也听 不懂。


“快来!”胡叔叔嘴里喊出一句中文,我妈夹着腿走进了屏幕。


妈妈穿着一条绿色的丁字裤,细细的裤绳根本挡不住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前 面的那块小布也仅仅只是挡住妈妈的肉洞口,浓密的阴毛暴露无遗。一条肉色的 丝袜裤,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这……还是我的妈妈么?简直就像一个职业的 妓女在穿着接客的服装一样。


而我妈的屁股缝隙中还夹着一根粉红色的塑料线,线的这端是一个小巧的电 池盒,被固定在丝袜里;那一端,应该是一个跳蛋吧!看来这伙人果然是想把我 妈的后门也开发了。


“屁股里的那个东西可不可以拿出来啊?好难受,像有什么东西弄不出来一 样。”我妈小心翼翼的说道,怕再次惹胡叔叔不高兴。


“你放在里面就是了,不许拿出来。”胡叔叔用命令的口吻说。


我这个“傻”妈妈啊,还不知道自己的肛门一会儿就要被这两黄一黑的大肉 棒贯穿了呢!


“来,先给我们三个热热身。”


我妈听到后,乖巧的跪在沙发前面,从最左边的老刘开始,拉开他西裤的拉 炼,把里面白色的棉质内裤拉下来,一条半硬不硬的肉虫跳了出来,我妈一把将 它抓住,放在自己的嘴熟练地吸吮起来。


天啊!我妈的口交技术都已经这么熟练了,看来胡叔叔这个老色鬼和老刘没 少让我妈给他们做口活儿,估计网站上发表的只占一小部份而已。


老刘黑紫色的龟头渐渐开始胀大,沾满了我妈的口水。我妈就又开始给胡叔 叔口交,老刘和科尔开始褪去自己的衣物。


“天啊……”我妈把胡叔叔亮得发紫的龟头吐出来,被科尔那么硕大的黑鸡 巴惊呆了。不只是我妈妈,我也完全被镇住了,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简直就 像一根加大号的黑色香蕉,我甚至怀疑我妈一只手都没办法握住这个庞然大物。 胡叔叔和老刘的阴茎在普通人中已经算不小的了,可和科尔的比,简直像是未成 年人的阴茎。


科尔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似乎已经习惯了女人第一次见到他的阴茎时 震惊的表情。“嘻嘻,宝贝儿,一会儿你就会享受到我的大鸡巴。”科尔用不流 利的中文说。


“可是……可是……这会弄坏我的。”我妈胆战心惊的说道。


“快给他热身呀!愣着干什么?”一旁的胡叔叔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妈依然睁大了眼睛,抓住科尔的大鸡巴,可是就算她极力张大嘴,仍根本 就没有那么多的空间放入这一根肉棒,每次龟头顶得我妈直翻白眼,整根鸡巴也 没法全都插进去。


我妈千辛万苦的终于也给科尔“热身”成功,满是妈妈口水的黑色“怪蛇” 已经昂首朝向天花板。妈妈费了这么多工夫给他们热身,可是这三个臭男人却没 那么好心回报她,也给她热一下身。


胡叔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科尔和老刘一左一右,两个浑身是肉的壮硕男子 抬着我妈柔软的身子,把她放在胡叔叔的身上,紫色的龟头开始慢慢挤开我妈的 阴唇,进入了我妈的阴道里面。


看着我妈这个圣洁的地方,孕育出我的洞口,曾经只有我父亲才能接触到的 肉穴,如今黄色的、黑色的,无论哪个男人的鸡巴都能随便出入,就像公共汽车 一样,我不禁为我妈妈、我爸爸和我感到屈辱。


这种屈辱虽然在我妈脸上偶有闪现,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了,肉呼呼的大 鸡巴不断地从她的肉洞口拔出插进,连绵不断的浪叫声从她嘴里喊出,也是她的 一种本能反应。


可是这些可恶的男人连这些也不让她发出,科尔揪住我妈的头发,把黑色的 大鸡巴捅进了我妈的嘴,我妈的脸蛋都被口中科尔的龟头戳出形状来,可见他的 力道之大。


“啪嗒!”老刘把我妈腿上的开关打开,藏在她直肠里的跳蛋开始启动了, 一阵“嗡嗡”的像手机震动器的声音从我妈的屁股缝里传出来。


“呜呜呜……嗯……关上……拿出来……”可是根本容不得我妈把话说完, 她的嘴巴就被科尔的鸡巴堵死了。他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踩在沙发上,两条 腿正好把黑阴囊露出来,上面每一条黑色的褶皱都不断地舒展收缩,仿佛在享受 着我妈嘴巴的温暖。


胡叔叔体毛茂盛的大腿紧紧贴住我妈的大屁股,而我妈的肉穴早就是阴水泛 滥了,从阴道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顺着胡叔叔的鸡巴流到他的阴囊上和大腿根上, 很快沙发上的裹布就湿透了一大片。


因为我妈的全身被胡叔叔臀部肌肉的力量拱得上下乱动,她脚上的高跟鞋也 都随着来回摆动,老刘这时候一把抓住我妈跳动的小腿肚子,伸出舌头从她裹着 丝袜的脚趾头顺着高跟凉鞋一直舔到大腿肚子上,一边舔还一边用另一只手撸自 己的鸡巴,看来他对我妈的脚和大腿很感兴趣啊!


我妈全身上下的肉体都被这三个男人支配着——她的小肉穴被胡叔叔的大肉 棒猛插,她的嘴巴被科尔的黑色鸡巴填满,就连脚也被老刘的舌头蹂躏着。这哪 像我亲爱的、端庄的妈妈,哪像一个庄严的英语教师,根本就是像一个随便接客 的低等妓女一样。


十几分钟后,胡叔叔从后面搂住我妈的腰,把鸡巴顶到我妈阴道的最深处, 享受着湿润的黏膜包裹着龟头的最后一秒的摩擦快感,然后马眼一阵酸痒,滚烫 的精液喷涌而出,直射到我妈的子宫口。


他们根本就没给我妈喘息的机会,科尔把鸡巴从我妈嘴里抽出来,拖出一长 串口水黏液。胡叔叔也恋恋不舍的把龟头抽出妈妈的膣口,马眼上还残存着一些 白浊的精液。我妈根本没有丝毫的不情愿,一切都是为了那张该死而又美妙的绿 卡,她叉开双腿,一堆黏稠的精液立刻从半张的阴道口流出,滴在沙发上。


科尔两只大黑手抱住我妈的胯部,紫黑色的龟头准确的对准我妈的膣口,在 胡叔叔精液的润滑下顺利地进入我妈的肉屄内。她的阴道壁再次和一个陌生男人 的鸡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可这次这个阴茎不仅仅是黑色的,他的长度和直径已 经远远超出了黄种人的尺寸。


我妈为了保护自己,两只手搭在科尔的肩膀上,意思是让科尔的阴茎插进去 一部份就可以了,避免伤到自己的宫颈。可是科尔却不这样想,他按住我妈的肩 膀使劲,几乎有二十厘米的阴茎一下子全根插入了。我妈大叫一声,脸上写满了 痛苦,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来。


老刘也不再迷恋于我妈的高跟鞋和丝袜美腿,一只手托住我妈上下跃动的乳 房,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头。科尔则用力地拱自己的屁股,双手也托着我妈白色 的屁股,猛烈地上下抛动。这场面真的很震撼:一根黑色的、血管狰狞的盘旋在 外的大鸡巴,插在两瓣雪白的大屁股肉中间,那较小的膣口被黑色的肉棒挤得门 户大开,充血的四周昭示我妈这可怜的肉洞已经快张开到它的极限了。


这时候,胡叔叔突然向老刘一使眼色,老刘点点头,把我妈肛门里伸出来的 塑料线使劲一拽,一个做工精美的跳蛋“啪嗒”掉在了地上……


“美国……美国有什么好啊,我英语这么差,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我和好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刘睿在课间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谈,我无意中说 到那个胡胖子是美国人,他对此很惊讶。


“哎呦!大哥,你去了那里,周围全是说英语的人,你不就学会了?而且你 知道,美国的学生可轻松了,我从书上看到说他们那里基本没有作业,上课就和 玩儿一样,而且连考试都没有!”刘睿对我“看不上”美国很是不解。


“没有作业,没有考试,真的啊?!”我大吃一惊,那简直就是天堂啊!我 现在每天做那些破习题、破卷子,都快疯了。而且每个月都有月考,还有期末考 试、市联考、会考等等,每次考试只要下降一点儿名次,班主任就会把我叫到办 公室,有时候还会叫家长。所以,我特别害怕考试。


“对啊!而且能随便玩电脑、玩游戏,周末去游乐园什么的,没人管你。”


“这么好!你从哪里听说的啊?”


“我从电视上还有报纸上看来的,差不了多少。”


我们越说越兴奋,仿佛就看到了没有考试负担的我在美国幸福的生活了。看 着刘睿艳羡的目光,我别提多激动了,对刘胖子的好感瞬间上升了好几层。而且 妈妈好像也很喜欢他,他们也都……那个啥了,将来结婚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那我以后就不用考试,不用做作业喽!当然,长大后的我知道即使在美国,学生 也不是无忧无虑的。


下一节课虽然是班主任的数学课,但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听进去,满脑子全是 想着我的美国梦。一直到放学回家,我都是在憧憬着未来……


“啊!”胡胖子被吓了一跳,几滴尿都撒到马桶外面去了。


我一直想着美国,回家上厕所,根本没注意到厕所里面有人,打开门才看见 胡胖子正埋头小便。


“嗯……啊……胡叔叔啊?”我也有些慌张。


“嗯……呵呵,小鑫哈,你妈妈去买菜了。叔叔上完了,你来上吧!”胡胖 子有些惊讶,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叔叔”。其实这也是我态度转变的一个表 现,这个扭着硕大屁股的老男人,在我心中也没那么猥琐了,仿佛他就是一趟通 往美国“无考试”天堂的快车。


‘嗯……好多毛,好黑啊!和成人电影里一样。’在胡胖子低头拉裤子拉炼 的时候,我发现他的阴茎特别黑,暗紫色的龟头一小半被包皮包住,杂乱的阴毛 像一片茂密的森林,‘看来这就是“操过女人”的鸡巴的真实样子。’我心想。


‘那……刚才那个……就是进入过我妈妈阴道的……阴茎啊……要是它勃起 了,会不会很大?’我越想越兴奋,阴茎开始勃起,手抓住阴茎都不好对准了, 把地板尿湿了一片。


胡老胖子来我家现在已经是常事了,每周也都会留在我家过夜一次。我每次 都会喝很多水,等到被尿憋醒去偷听他和妈妈做爱的声音,不过偶尔也有失算, 没醒过来。


晚上胡胖子在我家吃的晚饭,不过并没有留下来过夜,差不多九点多一点儿 就开车走了。


周六晚上当然是我上网冲浪的时间,也会趁着母亲不注意,浏览一下色情网 站,事后马上清除浏览记录和历史。可这一次……


‘这是什么?’当我删完今天浏览的所有网页后,发现下面还有几条历史记 录,时间是下午四点钟。


‘George’sSecretBlog,是一个个人网页啊,可能 是胡叔叔浏览的吧!嗯,他从美国来的,肯定会浏览一些国外的网站吧!’我点 开了那个网站,里面一共有五篇日志,每一篇都有同一个名字“人母惠的调教日 记X”,X是不同的数字,代表这个日志的发表顺序。


当然,胡胖子也是个男人,他当然也会浏览一些色情网站,可是我粗略的看 了一下这几篇日志,却不这么想了。


首先,“惠”是我母亲名字中最后一个字;再有,日志中出现的所谓被“调 教”的女主人公“绵惠”的信息基本上都和我母亲吻合:单身母亲,中学英语教 师,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体态优雅等等。这应该就是胡胖子自己的一个秘密个人 主页,可是他写这些做什么呢?我完全被他搞糊涂了。


在第一篇日志,也就是“绵惠的调教日记1”里,胡胖子只是简单的说明他 和我妈妈是经人介绍认识,没想到女方对他很是热情,这勾起了他年轻时代调教 癖好的热情,所以申请了这个个人网站,并介绍了我妈的一些基本情况,并附有 一张把我妈妈眼睛遮挡住的照片。


第二、第三篇,讲述了他和我妈妈发展迅速,并成功上了“绵惠”的床,并 详细描述了那次性爱。


到了第四篇,我直接就震惊了。这篇日志最上面是一幅分辨率很高的图片, 胡叔叔和另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叔叔,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一左一右把我 妈抬起来——我妈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丝袜,连内裤都没有穿,男人们的鸡巴都冲 着她的肉穴挺立着,胡叔叔的一只大手还放在我妈的会阴附近。


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平日里温柔的、端庄的妈妈?她像 一个妓女一样被两个裸体男人抱起!


“调教第一步成功,成功让这个骚货接受3P,看来绿卡的诱惑力对她实在 是太大了!”在照片的下面有这样一段文字。


原来……原来,原来妈妈和我一样,都是很想去美国。可是,她这样出卖自 己的肉体,值得么?


而下一张照片中,胡叔叔两根手指嵌入我妈的阴道,原本闭合的阴道被扒成 一个小洞,一小堆精液从里面缓缓地流出……


“这骚货今天是安全期,我干了她三次,老刘干了她两次,都是内射,好久 没这么爽了。看,这就是我和老刘浇灌给她的精液,都从她的肉洞流出来了!”


我的内心开始纠结起来,最终我还是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刘睿给我介绍 的美国,就像天堂一样,对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而我心里也抱着一丝幻想, 幻想母亲是喜欢这样的,不是受胡胖子“绿卡”的威逼利诱才这样做的。母亲, 真的是这样么?


当我眼睛扫过这篇日志的评论栏时,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一个看语气好像 是胡叔叔的熟人抱怨没有中间做爱的图片,胡叔叔则回应说下周六就会更新一个 全程拍摄的视频,不出意外还会有肛交内容。


下周六……不就是今天么?我的心越跳越快。现在是十点钟左右,胡叔叔九 点左右离开,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回到他的住所,那么现在他就在上传视频了!


我把这个网址保存下来,关了电脑,假装睡起觉来。


半夜,一直处于高度亢奋的我从被窝中爬起,悄悄摸到电脑旁,打开胡叔叔 那个网站。果然,第五篇日志已经发布了,里面有一个视频,配了两个单词—— “Enjoyit”。


视频开始了,摄像机应该是被固定在了一个脚架上,影像里,我妈妈和胡叔 叔、照片里那个老刘以及一个黑人坐在一个大沙发上。


“这……不太好吧……万一不小心被别人看到怎么办?”我妈很不情愿的靠 在胡叔叔身上说。


“没什么的啦,只是我们自己看。上次咱们一起玩,你也认识了。他,我刚 才也给你介绍了,我的老朋友科尔,也会说中文,在首都那里工作。”


科尔,应该指的是视频中的黑人。他们这个意思,是要一起上我妈?天呐! 这样我妈受得了么?还有一个黑人,听说黑人的阴茎又粗又大,还特别持久。


“美丽的太太,我经常和这两个朋友一起,不要害怕。”那个叫科尔的黑人 用生硬的中文说。


“好啦,好啦,什么都别说了,你快去穿上我给你准备好的衣服。要不,我 可就不和你结婚了,你也就别想……”胡叔叔脸色一暗,我妈只得不情愿的走出 镜头。


我妈不在镜头这段时候,这三个人用英文“叽叽呱呱”的说了好多,我也听 不懂。


“快来!”胡叔叔嘴里喊出一句中文,我妈夹着腿走进了屏幕。


妈妈穿着一条绿色的丁字裤,细细的裤绳根本挡不住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前 面的那块小布也仅仅只是挡住妈妈的肉洞口,浓密的阴毛暴露无遗。一条肉色的 丝袜裤,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这……还是我的妈妈么?简直就像一个职业的 妓女在穿着接客的服装一样。


而我妈的屁股缝隙中还夹着一根粉红色的塑料线,线的这端是一个小巧的电 池盒,被固定在丝袜里;那一端,应该是一个跳蛋吧!看来这伙人果然是想把我 妈的后门也开发了。


“屁股里的那个东西可不可以拿出来啊?好难受,像有什么东西弄不出来一 样。”我妈小心翼翼的说道,怕再次惹胡叔叔不高兴。


“你放在里面就是了,不许拿出来。”胡叔叔用命令的口吻说。


我这个“傻”妈妈啊,还不知道自己的肛门一会儿就要被这两黄一黑的大肉 棒贯穿了呢!


“来,先给我们三个热热身。”


我妈听到后,乖巧的跪在沙发前面,从最左边的老刘开始,拉开他西裤的拉 炼,把里面白色的棉质内裤拉下来,一条半硬不硬的肉虫跳了出来,我妈一把将 它抓住,放在自己的嘴熟练地吸吮起来。


天啊!我妈的口交技术都已经这么熟练了,看来胡叔叔这个老色鬼和老刘没 少让我妈给他们做口活儿,估计网站上发表的只占一小部份而已。


老刘黑紫色的龟头渐渐开始胀大,沾满了我妈的口水。我妈就又开始给胡叔 叔口交,老刘和科尔开始褪去自己的衣物。


“天啊……”我妈把胡叔叔亮得发紫的龟头吐出来,被科尔那么硕大的黑鸡 巴惊呆了。不只是我妈妈,我也完全被镇住了,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大的,简直就 像一根加大号的黑色香蕉,我甚至怀疑我妈一只手都没办法握住这个庞然大物。 胡叔叔和老刘的阴茎在普通人中已经算不小的了,可和科尔的比,简直像是未成 年人的阴茎。


科尔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似乎已经习惯了女人第一次见到他的阴茎时 震惊的表情。“嘻嘻,宝贝儿,一会儿你就会享受到我的大鸡巴。”科尔用不流 利的中文说。


“可是……可是……这会弄坏我的。”我妈胆战心惊的说道。


“快给他热身呀!愣着干什么?”一旁的胡叔叔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妈依然睁大了眼睛,抓住科尔的大鸡巴,可是就算她极力张大嘴,仍根本 就没有那么多的空间放入这一根肉棒,每次龟头顶得我妈直翻白眼,整根鸡巴也 没法全都插进去。


我妈千辛万苦的终于也给科尔“热身”成功,满是妈妈口水的黑色“怪蛇” 已经昂首朝向天花板。妈妈费了这么多工夫给他们热身,可是这三个臭男人却没 那么好心回报她,也给她热一下身。


胡叔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科尔和老刘一左一右,两个浑身是肉的壮硕男子 抬着我妈柔软的身子,把她放在胡叔叔的身上,紫色的龟头开始慢慢挤开我妈的 阴唇,进入了我妈的阴道里面。


看着我妈这个圣洁的地方,孕育出我的洞口,曾经只有我父亲才能接触到的 肉穴,如今黄色的、黑色的,无论哪个男人的鸡巴都能随便出入,就像公共汽车 一样,我不禁为我妈妈、我爸爸和我感到屈辱。


这种屈辱虽然在我妈脸上偶有闪现,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了,肉呼呼的大 鸡巴不断地从她的肉洞口拔出插进,连绵不断的浪叫声从她嘴里喊出,也是她的 一种本能反应。


可是这些可恶的男人连这些也不让她发出,科尔揪住我妈的头发,把黑色的 大鸡巴捅进了我妈的嘴,我妈的脸蛋都被口中科尔的龟头戳出形状来,可见他的 力道之大。


“啪嗒!”老刘把我妈腿上的开关打开,藏在她直肠里的跳蛋开始启动了, 一阵“嗡嗡”的像手机震动器的声音从我妈的屁股缝里传出来。


“呜呜呜……嗯……关上……拿出来……”可是根本容不得我妈把话说完, 她的嘴巴就被科尔的鸡巴堵死了。他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踩在沙发上,两条 腿正好把黑阴囊露出来,上面每一条黑色的褶皱都不断地舒展收缩,仿佛在享受 着我妈嘴巴的温暖。


胡叔叔体毛茂盛的大腿紧紧贴住我妈的大屁股,而我妈的肉穴早就是阴水泛 滥了,从阴道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顺着胡叔叔的鸡巴流到他的阴囊上和大腿根上, 很快沙发上的裹布就湿透了一大片。


因为我妈的全身被胡叔叔臀部肌肉的力量拱得上下乱动,她脚上的高跟鞋也 都随着来回摆动,老刘这时候一把抓住我妈跳动的小腿肚子,伸出舌头从她裹着 丝袜的脚趾头顺着高跟凉鞋一直舔到大腿肚子上,一边舔还一边用另一只手撸自 己的鸡巴,看来他对我妈的脚和大腿很感兴趣啊!


我妈全身上下的肉体都被这三个男人支配着——她的小肉穴被胡叔叔的大肉 棒猛插,她的嘴巴被科尔的黑色鸡巴填满,就连脚也被老刘的舌头蹂躏着。这哪 像我亲爱的、端庄的妈妈,哪像一个庄严的英语教师,根本就是像一个随便接客 的低等妓女一样。


十几分钟后,胡叔叔从后面搂住我妈的腰,把鸡巴顶到我妈阴道的最深处, 享受着湿润的黏膜包裹着龟头的最后一秒的摩擦快感,然后马眼一阵酸痒,滚烫 的精液喷涌而出,直射到我妈的子宫口。


他们根本就没给我妈喘息的机会,科尔把鸡巴从我妈嘴里抽出来,拖出一长 串口水黏液。胡叔叔也恋恋不舍的把龟头抽出妈妈的膣口,马眼上还残存着一些 白浊的精液。我妈根本没有丝毫的不情愿,一切都是为了那张该死而又美妙的绿 卡,她叉开双腿,一堆黏稠的精液立刻从半张的阴道口流出,滴在沙发上。


科尔两只大黑手抱住我妈的胯部,紫黑色的龟头准确的对准我妈的膣口,在 胡叔叔精液的润滑下顺利地进入我妈的肉屄内。她的阴道壁再次和一个陌生男人 的鸡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可这次这个阴茎不仅仅是黑色的,他的长度和直径已 经远远超出了黄种人的尺寸。


我妈为了保护自己,两只手搭在科尔的肩膀上,意思是让科尔的阴茎插进去 一部份就可以了,避免伤到自己的宫颈。可是科尔却不这样想,他按住我妈的肩 膀使劲,几乎有二十厘米的阴茎一下子全根插入了。我妈大叫一声,脸上写满了 痛苦,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来。


老刘也不再迷恋于我妈的高跟鞋和丝袜美腿,一只手托住我妈上下跃动的乳 房,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乳头。科尔则用力地拱自己的屁股,双手也托着我妈白色 的屁股,猛烈地上下抛动。这场面真的很震撼:一根黑色的、血管狰狞的盘旋在 外的大鸡巴,插在两瓣雪白的大屁股肉中间,那较小的膣口被黑色的肉棒挤得门 户大开,充血的四周昭示我妈这可怜的肉洞已经快张开到它的极限了。


这时候,胡叔叔突然向老刘一使眼色,老刘点点头,把我妈肛门里伸出来的 塑料线使劲一拽,一个做工精美的跳蛋“啪嗒”掉在了地上……